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除了星灵族群总体的情况,之前曾有人提起的“奥瑞利安·索尔”也令莫德凯撒十分在意,祂曾在福光岛的典籍中偶然看见过这个名字。
如果祂没有记错,那应该是传说中“铸造世界之龙”,到底是典籍的翻译错误,还是和星灵所说的并非是同一存在?
莫德凯撒虽说在暗影岛上韬光养晦数千年,但对于这种层面的秘密倒是真的了解不多, 毕竟祂连欧琛都不算了解有多深。
在结束了一阶段的会议之后,莫德凯撒来到山崖边上的一座小亭子,整理自己收获的情报。
不远处有几个星灵在激烈争吵,但可惜是莫德凯撒不感兴趣的话题。
于是祂起身换了个地方,沿着山崖间的长廊,走向星灵密集的宫殿居所, 祂在这里看见了许多陌生的面孔,祂们的眼神往往与正常的星灵更加灵动。
莫德凯撒若有所思的停下脚步,问起了一个星灵的姓名……
待虹人
巴塞罗的身边聚拢着几位对第一阶段会议尚且有些疑惑的星灵,祂便耐心为每一个人解惑,但不时祂会有一瞬的走神,好像在关注着其他事情。
“莫德凯撒,希望你的脑子确实没有跟着一起坏掉,用你的权柄去诱惑、去凝聚那些‘凡人’溃散的心吧,那就是你掌控巨神峰的希望所在……”
……
柴安平带着一众人,在双城的旧址建立起了反抗星灵的基地。
喀涐涅洛斯带来的手下自觉充当了基地建设的主力,短短半天时间就在海面上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冰之城。
之所以选在这里,一是因为之前的大战,已经导致这里万物寂绝,不怕再度成为战场。二是这里地理位置优越,四通八达,进能直穿海峡通道,进攻巨神峰, 退可远遁守望之海,跟娜迦卡波洛丝的大本营守望相助。
大海是娜迦卡波洛丝统治的地域,星灵除非是脑子发昏,否则基本不可能主动在海里开战。
“果然还是冰雪更令人舒适。”
喀涐涅洛斯悠闲地俯瞰着冰之城,在之前的讨论中,它已经获得了“冰渊城”的称呼,不管这次的反抗成功与否,弗雷尔卓德已经在这里留下了痕迹。
这也不枉祂带来了那么多人,人手多总归是有用的!
在人手短缺的当下,自然只能由冰裔和冰原半神充当基地运转的工作人员。
只要喀涐涅洛斯愿意,直接架空柴安平都没问题。
当然这只是一说,现在反星灵同盟勠力同心,也没有真正贪恋这种权势的人。
而且以柴安平现在至高的位格,敢反抗的人……恐怕也不存在。
那可是以武神位格为核心晋升的至高,喀涐涅洛斯都怀疑这个世界还有能正面跟柴安平打上一架的人吗?
不过,也不能因为领袖的强大就无视了这些细节。
如果战线没能像柴安平预期的一样,迅速结束呢?
如果柴安平重伤呢?
被星灵困锁,短时间无法脱困呢?
当初可是有不知道多少势力,都是被星灵从内部瓦解的!
喀涐涅洛斯至少要保证同盟的顺畅运转,祂可以不觊觎权势,但却不能将这份权力留给别人。
随着柴安平发出宣言, 这座城市已经陆陆续续有神灵降临抵达,其中有不少熟悉的面孔,都是从自然神纪就活着的老妖怪。
柴安平忙得脚不沾地,需要到处协调来援神灵的安置。
他既需要向这些神灵展现希望,更需要维持秩序。
神灵之间大多不是有交情就是有矛盾,罕有两不相干的,要让祂们暂时放下仇恨,共同对敌同样也是个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柴安平丢给了费德提克,他实在看不得一头恶魔在冰渊城里头背着手闲逛。
拉克丝干回了记录官的老本行,带着辛德拉埋头处理档案。
整个反星灵同盟在众人的努力下,开始迅速发挥作用,良性运行的机制带来了更大的吸引力。
在众神眼中,似乎真的有一个能够和巨神峰正面抗衡的组织正在冉冉升起。
这在上万年的时间跨度中都堪称是奇迹一般的事件!
而星灵竟然也诡异的静默,没有直接雷霆一击,冲垮这个同盟的发育空间。
但天边不时划过的流星在预示着,预示一场残酷的大战,终将会到来。
继续等待?
还是加入其中,殊死一搏?
留给众神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深夜,终于结束工作的柴安平找到拉克丝,少女还在归置神灵的档案,上面记载了神灵的一部分能力和适合组合的搭档,这些材料将被用来指挥之后的作战。
柴安平默默在拉克丝身后看了一会,伸手把她从椅子上搂了起来。
“呀~”
重生 之 都市 仙 帝
转生贤者与女儿共同生活
“这么晚了,人家辛德拉都去休息了,你还在做什么?”
拉克丝嗔怪地拍了他几下,接着亲昵的搂住柴安平的脖子,滑嫩的脸蛋像小猫一样蹭来蹭去:“我都晋升了,哪里还会觉得累?”
“那也得休息!”
柴安平托着她往外走,用轻吻回应拉克丝的亲昵。
医妃冲天:无良医女戏亲王
到外面的时候,拉克丝缩了缩脖子:“不会被看到吧?”
“放心,现在我不想让人看到,别人就看不到。”
“那可难说……”
现在冰渊城里汇聚了一箩筐大佬,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手段……
“什么叫至高的含金量啊?”
“那我可不管了!”拉克丝紧紧抱着柴安平的脖子,一口轻轻咬在他的脖子上:“还好你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不然要一直是白天那副模样,我还真是不敢跟你亲热。”
“嘿嘿,这叫节能形态。”柴安平笑道:“你要是浑身发光,我也得闭上眼睛啊!”
拉克丝闻言松开手,转而捧住柴安平的两边脸颊,小脸红扑扑地把柴安平板正过来,她憨声说道:“那你现在好好看看我。”
两人站在冰渊城的最高处,身后是静静摇曳的海水。
温暖暧昧的明月悬挂在半空,在水面上洒下漂浮的碎波。
四目相对。
静谧而温馨的情感氤氲。
少女风情万种又藏着万千话语的眸子就像令人流连的泉水,想触碰,又怕溅起水纹。
于是柴安平只好轻轻噙住她的唇瓣,用无声的告白来诉说。
这是战前最后的温情,但也是战争最要保护的珍贵之物。
“一定要胜利。”
柴安平在心中向自己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