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獎三億後,我嬌養了奶狗弟弟
小說推薦中獎三億後,我嬌養了奶狗弟弟中奖三亿后,我娇养了奶狗弟弟
老爷子继续泡他的茶,整个黎家,只有他是最轻松的,就好像周围的波云诡谲都与他无关一样。
老太太看不下去,“你就一点儿不知道愁?”
“有什么好愁的?孙悟空还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到真经,这点儿小波折不算什么。”
老太太眉头蹙了起来,“你说的,跟我说的是一件事吗?”
“怎么不是一件事?就是一件事。呵呵。”老爷子继续喝茶,表情讳莫如深。
老太太这些天也没睡好,身上穿的还是苏莯亲自给她做的旗袍。
杜雨婳这丫头做事让人挑不出错,可是,她就是不贴心,怎么都觉得她跟这个家有些格格不入。不像苏莯,只要她一来,家里上上下下都能跟着开心起来。
老太太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质疑,放弃苏莯真的对吗?
自从杜雨婳搬过来,黎洛就一直住在酒店,再也没回过家。公司的业绩越来越好,他忙一点儿大家都能理解。
傲驕Boss欺上身:強寵99次
何况,杜雨婳也不是个黏人的,尽管他很多天不在家,似乎都没有人问起。
黎飞沉夫妇最近也是早出晚归,他们在忙跟杜家合作的项目,两家人的走动越来越频繁。
可是,作为当事人的黎洛和杜雨婳却是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苏莯的服装巡演完美画上了句号,品牌知名度更高,在年轻人当中,已经成了大家一致追捧的潮牌。
她成了自己期望中的事业型女人,却弄丢了爱情。苏莯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还是,冥冥中早就有安排,事业和爱情原本就是不能两全的。
喧嚣过后的平静最寂寞,内心空落落的,成功的喜悦都没有人可以去分享,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喝着红酒,她想到了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
那时候,心里的慌乱和无助,对未来的期盼和憧憬。跟黎洛一路走来,也经历了不少的事。可是,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备选项中会被放弃的那一个。
她一直坚信,只要两个人足够相爱,他们的感情就坚不可摧。可是,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把她打蒙了。
直到现在,她都没回过神来,到底是怎么就把自己的爱人搞丢了。
还有三天,就是黎洛的婚礼了。苏莯不敢想,只要一想起和他站在一起的不是自己,心脏就会炸裂般的疼,疼得不敢呼吸,每吸一口气,就仿佛被凌迟一刀一样。
罗恩是个很好的人,性格温柔,彬彬有礼,还很体贴。抛去感情,他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而且,凭借科离沃公主的身份,跟罗恩在一起,永远不用担心背叛。苏莯可以去过一直想要的平静生活。
他们身边不再萦绕着各种莺莺燕燕,不再总是存在勾心斗角,他们真的可以一起,平平静静地过完这一生。
苏莯仰起头,把最后一杯红酒喝下,没有甘醇,只留下苦涩。
她不是没考虑过甄妮婳的建议,她也知道,或许罗恩更适合她。可是,她的心不由己,那颗心里满满的都是黎洛。
她不知道要怎么怀揣着这样的一颗心,跟罗恩生活在一起。
“这么晚了还没回去?”
罗恩把一件外套披在苏莯肩上,他总是这么体贴。
苏莯回过神来,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看看夜景,好久没有这么安静地看一下夜晚的景色了。”
罗恩勾唇一笑,他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透着深邃的神秘,“我陪你。”
苏莯看着罗恩的侧脸,这个男人,无疑是优秀的,成熟稳重,跟他在一起会让人莫名地安心。
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会幸福吗?
或许是苏莯的目光太过专注,罗恩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脸。
“你是有问题要问我吗?”
苏莯快速地收回视线,“没有,我,抱歉,我有点儿走神。”
罗恩嘴角的笑容依旧温柔,“我的爷爷奶奶,他们是家人做主的婚姻,结婚当天才见到对方的脸。然而,他们一起生活了七十多年,还有了我的爸爸,和四个叔叔。”
“罗恩,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和我们不一样。那个时代的人,什么东西坏了,他们的第一想法是修修还能继续用。可是,我们这一代人,坏了的东西就直接丢掉了。”
罗恩很认真地看着苏莯,“我等你,等你把坏了的丢掉,我会给你一个完整的,美好的家。”
苏莯一愣,他们好像说的不是一件事。
“罗恩,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那就先别说了,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追根究底,都要弄个明白。想不明白的事情先放一放,或许,很久以后再回头的时候,你已经有答案了。”
苏莯把目光放在远处,没有焦点,“或许吧。”
其实,她不是没有答案。只是,那个答案不是她想要的罢了。
苏莯给自己放了个假,甄妮婳建议她跟罗恩出去玩玩,苏莯没有拒绝。罗恩是个不错的朋友,发乎情止于礼,从来不会给苏莯压力。
所以,一起出去放松一下,苏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黎洛这些天一直在进行自己的计划,他必须在婚礼之前达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线报,苏莯跟罗恩一起去度假了,救他们两个人。
在这一刻,他一个月以来的隐忍再也压制不住,全面爆发了出来。他把办公室里所有能砸的东西统统砸得粉碎。
缓过神来以后,第一时间召开股东大会。
看黎洛的脸色很难看,黎飞沉的心里都是一凛,“洛洛,有什么急事吗?今天可不是开会的日子。”
黎氏有固定召开董事会的时间,除非遇到什么紧急事件,否则还没有人打破过这个规矩。
黎洛的脸色冷凝如冰,说话的声音好像能把每一个字都冻成冰坨。
“今天,我请求董事会罢免现任董事长黎飞沉。”
“你在胡闹什么?”
黎飞沉猛地一拍桌子,再好的涵养这会儿也忍不住要发火,黎洛终于坐不住了,这是想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