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讓不讓人活
小說推薦你還讓不讓人活你还让不让人活
奇怪的事发生了,沈茜茜敲了半天的门,里面竟然一点动静没。她推了推门,门是锁死的。她绕到了窗户边,透过窗帘的缝隙,她惊讶的发现他竟然不在屋中。
沈茜茜回到了庙中,陈师太正在收拾香纸。现在还没到时间,一个小时候后香客就要到了。
“茜茜你不是去花棚了吗?”陈师太没回头就知道是她。沈茜茜不知道如何开口问她。
“去了,花棚里也没什么事。”
“殷玮前天就被人接下山了。”陈师太和姜院长一样都是特精明的老太太。
“是不是发生什么重要事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被人接走了。”
“接他的车子就停在庙门前,我只看到他慌忙上了车。他没和我说一句话。”
“慌忙上了车!”沈茜茜重复了一下这句话:
“那你看清接他的人了吗?”
“就是那姓殷的。”耿硕彬亲自来接的,那肯定是公司发生什么事了。沈茜茜心中暗骂到:真是活该,没事住这山顶上干什么?看,出事了吧!
“人走了,现在想到看他了。他天天守在那里,你又死犟在那里。也不知道你们这年轻人怎么想的。”陈师太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上就是说给她听的。沈茜茜自知,自己也是活该。
接下来的日子,沈茜茜一直心不在焉的,她时刻注意着,庙前的车子,可都过了一个星期也没见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
这几天她几乎夜夜失眠,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晚上更是恶梦连连:一会是沈家的游戏公司出事了,一会又是沈家国内公司出事了…这天早上,为了不再被恶梦缠绕,她天刚亮就起了床。
她正在花棚内忙活,突然间她感觉周围的空气不太对,她猛的回过头来,接触到的是那张让她思念得夜不能寐的脸,那张脸清瘦 憔悴了很多。她整个人就像被人点了血道一般定住了。
“我是过来接你下山的!”殷玮开口说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沈茜茜瞪大黑漆漆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殷玮最怕的就是她这种样子,她一出现这种迷糊的样子,他就会彻底沦陷进去,就想给她拉进怀里,亲个够。可这个时候,他不能这样做。他努力的给自己的专注力拉了回来。
“回去吧!姜院长生病了!”
“不是你公司出事了,是姜院长出事了?”沈茜茜终于正常了。
“我也希望是我公司出事,而不是姜院长。”
“姜院长她怎么了?”沈茜茜上前一步急切的问到。殷玮也上前几步很自然的轻搂着她。
“没什么事!就是现在在医院里。”沈茜茜挣开他搭在肩膀上的手,再次直视着他问到:
“姜院长到底怎么了?”殷玮看着她没说话。
“她到底得的什么病?我是她的女儿,我有权知道!”沈茜茜大喊到。殷玮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
“胃癌晚期。”沈茜茜往地上瘫去。殷玮及时的抱住了她。
“相信我,我一定请世上最好的医生治好她的。”沈茜茜脸色惨白看向他,殷玮对着她连声说到:
“相信我相信我,我一定想办法治好她的。”沈茜茜扑进他的怀中,失控的嚎啕大哭:
“殷玮我求你了,一定要救她!我不能没有她,真的不能没有她。”殷玮紧紧的抱住她。并对着她的耳边轻声说到:
“知道知道,我不会让你失去她的。”沈茜茜终于停止了哭泣,从殷玮的怀中抬起头来。殷玮拿出手帕,温柔的给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一切都是自然而发的发生,他们没有感到一丝的别扭。
“走吧!车子就在庙门口。”殷玮再次轻搂着他说到。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注意到?”
“我昨晚半夜过来的。本想半夜就带你走,想想还是让你好好睡个整觉。”
“那你睡了吗?”沈茜茜看向他,这才发现他眼中有红丝。
“你昨晚一夜没睡?”
“差不多吧!”殷玮停顿了一下,还是有些别扭的说到:
“就要见到你了,兴奋得睡不着。”沈茜茜的脸立马发烫起来。
殷玮刚拉开了车门,就被沈茜茜拉住了。
“你休息一会,我来开。”殷玮让开了位置。
“需要跟庙里的人打个招呼吗?”
“她们都还没起床,就不打扰了。下山后我买个手机,再给她们打个电话。”
“你手机坏了?”沈茜茜边开车边点了点头。殷玮给一部手机放在驾驶室前面。
“用这部吧!这里就有陈师太的电话号码。”
“那你呢?”
“我有两部,这部是我私人手机。另一部是工作时用的。”沈茜茜不再拒绝。她心中不由的涌出一股热潮,一个男人连私人手机也给一个女人了,这是如此的坦诚和信任呀!
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面,殷玮还是一样发现,素面朝天的她,比以前更动人了。她的两只雪白的玉手正灵活的转动着方向盘。以前她那毛躁的性格,已不复存在了。殷玮不由闭上眼,贪婪的闻着她身上自然散发的清香。这一刻他兜兜转转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疲惫不堪的他就沉沉的睡着了。
“我们现在去哪?”沈茜茜开口问到。没听到回话,她不由的看了过去。只见他像个孩子般耷拉着脑袋,面带着微笑,在副驾驶上熟睡着。沈茜茜看入了神,直到车子被路边的树叶刮着了,发出刺耳的声音,她才惊觉了过来。殷玮也被惊弄了。
“发生什么事了?”殷玮问到。
“是我开车没注意,刮到路边的树枝了。”沈茜茜苦着脸看向他,可怜兮兮问到:
“应该车上的漆被刮伤了,怎么办?”
“能怎么样?大不了重新买一辆。”这次见面沈茜茜感觉他变了很多,可这种霸道的性格还是没变。这应该是骨子里自带的。改变不了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的开车技术可以的,刚才是不是看我看出神了?”沈茜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胡说什么呀?我问你我们现在去哪里?”殷玮最喜欢看她怕羞的样子。他好心情的伸了个懒腰说到:
“当然先去吃饭了。只有填饱了肚子才有精神去办要事的。”这话没毛病。
“那你想吃什么?”
“我随便,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就随便找家早餐店吧!”
“可以!”沈茜茜边开车边注意着马路两边的店。前面有家门口正冒着烟,肯定是买早餐的。她给车子慢慢的开了过去。殷玮刚想下车。车子又向前驶去。
仕途三十年 溫嶺閒人
“怎么又不进去了?”
“那店门口都是脏水,估计你都下不去脚。”
“以前也许是这样的,但现在不会了。”沈茜茜不相信的瞟了一眼他,她想问他:是什么让他改变的。而殷玮想对她说的是:前几个月为了找她,为了给他报仇。他什么地方什么苦都吃过。他已不是原来那个有着洁癖的他了。
他们来到了一家快餐早餐店,里面的点心品种非常的多。当沈茜茜看到殷玮拿了两大盆过来。惊讶的叫到:
“你干什么呀?这快够十个人吃了。”
“没事的,你挑你喜欢吃的。剩下的我们打包去孤老院。那里人多,带回去多少都能吃得完。”沈茜茜再次惊讶的看向他。他以前从来没有打包的习惯的。而且每次看到自己打包,都会露出不耐烦甚至嫌弃的目光。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他彻底变了一个人?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吃外面的早点了,沈茜茜胃口大开,吃了很多。在她的影响下,殷玮也吃了不少。
“我记得以前你从来不吃这些的,你称这样为不卫生不健康的垃圾食品。”沈茜茜已吃饱,她边擦拭着嘴角,边说到。殷玮边熟练的打着包。边笑着说到:
“以后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跟着习惯的。”看着他对自己如此的温柔 体贴,沈茜茜感到很不习惯。她的脸不由的再一次变红。
“你刚才说我们回孤老院,可你开始明明说姜院长在医院的。”
“路上刚收到耿硕彬的信息,他说姜院长昨晚坚持要出院,谁也拦不住。”
“我知道她的脾气犟得很,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住的。”沈茜茜万分担心的说到:
“那怎么办呀?已经是晚期了,得尽快手术的。”
“是的!我已经找专家看过了。马上手术还是有希望的,再拖下去就更糟糕。”殷玮看向她:
“现在就看你的了。”沈茜茜明白他的意思。
“那我们赶紧回孤老院吧!”
看到已瘦得不成样子的姜院长,沈茜茜的泪水疯狂的流了下来。姜院长用柴骨般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茜茜我的女儿,你可回来了。我最怕的事就是临走时都看不到你。”沈茜茜反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院长你说的什么傻话呀?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要陪你过百岁的生日呢!”姜院长笑了:
“傻丫头,人总有生老病死的。百岁的老人不是人人都能活得到的。”沈茜茜正想用衣袖擦脸上的泪水。殷玮及时的拉住她的手,并递给她一只手帕。她给整张脸都埋在手帕中。平复了好几秒钟,她才再次抬起头来。
“姜院长别人能不能活到百岁,我不知道。但你一定能。你救了那么多老人和小孩,老天都会保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