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儒道以力服人
小說推薦我的儒道以力服人我的儒道以力服人
那排刻满了各种图案的盾墙开始缓缓后撤。
它们是进攻时的第一阵线,同样在撤退的时候它们也成为了友军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支蛮族精锐军队在撤退时显得十分谨慎,军阵并未出现一丝的慌乱。
整个战场唯一的杂乱之处,便是李开泰三记挥砍留下的蛮族人尸体。
这一刻,蛮族人知道了今日攻山计划只能暂时搁浅,只能退军后等白衣萨满恢复了伤势再行定夺。
穿越 也 要 很 低調
可作为猴王和秦无息这等顶尖战力的存在,他们也没有冒然的选择追击这群蛮子。
说到底这是一场战争而不是战斗。
李开泰可以用两记仁字决带走十几名狂战士的生命,但是不要忘了他总共又能挥出几剑?
那支军阵中还有数百名狂战士没有出战,后方的弓箭队和那十名萨满同样没有发挥全力。
更不提那队列中严阵以待的普通蛮族士兵,这数千人的蛮族精锐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损失。
1st Kiss
不管是在解开了亚圣竹简后封印后实力增加的秦无息,还是开启的先祖遗志的猴王,都没有选择追击蛮族军队,因为他们心里清楚,人力有穷时,战争与战斗的区别很大。
顶尖战力或许是可以决定战场风向,但蚁多咬死象的说法并非夸夸而谈。
猴王和秦无息也许都可以做到以一敌千,但当他们力竭之后,战场的局势又将发生何种转变是所有人都无法预知的事情。
所以这就导致了双方几乎同时很默契的选择了各退一步。
李开泰一方只是想守住黎香湖里的那颗东海珠,而蛮族也需要重新筹划这场行动是否真的还能继续进行。
如果是需要以大量的伤亡作为前提,那白衣萨满也需要跟大祭司汇报,毕竟这支蛮族的精锐军队其本身也极为珍贵。
虽然首要任务是夺取东海珠,但以眼下这种局面,硬要强攻,则是在选择不可为而为之,显然这种做法并不可取。
看着茫茫军阵退下山道,李开泰的心里也终于生出了一丝轻松之意。
在猴王和大师兄没有来之前,李开泰是真的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索性这两位救星出场的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并且趁着两位大佬的到来,李开泰还顺而找到机会发泄了自己憋屈的心情。
“德”再一次化身为镀层附着在了身体之上,李开泰带着一丝难掩的疲惫走到了秦无息的身边。
再一次见到书院的那身蓝衫,李开泰才终于明白了世间有依靠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
“大师兄!”
看见秦无息出现在这里,李开泰其实已经猜到是自己当初送出的情报起到了作用。
“做得不错,”秦无息习惯性的拍了拍李开泰的肩膀,“我们刚到北境就收到了你送出的消息,过来的时候顺道处理了一下猴王谷那边的麻烦,还好我们过来得也算及时。”
李开泰双手插腰,笑着回应道:“确实,幸好大师兄你和猴哥来得早,不然再过一会,你们就只能看到这些蛮族人丢盔弃甲的样子了!”
秦无息无奈一笑,眼看自己这个小师弟在正常情况下还是这么的不正经,也算是彻底放心了下来。
“猴哥,这毛不错啊!”
李开泰脱离的战斗之后,整个人疲惫中带着兴奋,此刻他又双眼放光的研究着猴王的红毛。
“还行……”
猴王也知道李开泰平常没个正行,不然当初在猴王谷遇见他的时候,也不至于怀疑是否儒家看人的眼光出现了问题。
“熊王呢?”
猴王为了不让这个小子继续围着自己转,果断的取消了先祖遗志的状态,重新恢复成了当初那副健壮的身材。
“在湖那边……”李开泰有些敷衍的指了指对岸,此刻他整个人都来了兴致,对于猴王这般还能自由的变幻形态的举动,甚至产生了原来妖族才是最拉风的感想。
“受伤了?”
猴王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伤得还挺重,黎香正在为他疗伤!”
收回了羡慕的目光,李开泰终于开始正式的回答起了猴王的问题。
对于熊王的受伤,猴王内心的震动是最大的。
他到黎香湖后看见了是李开泰在守卫东海珠,第一时间就猜想到了熊王可能出现了差池。
我往天庭送快遞
这变向的说明刚刚那支蛮族精锐的军阵中,肯定还隐藏着并未现身的强者。
宇宙兄弟
这也是为什么猴王在开启了先祖遗志的状态下,即使拥有强烈战意却依旧没有动身追击的原因之一。
就在一人一猴对话之际,湖对岸的黎香已经带着熊王踏波而来。
此刻的熊王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在场几人都能感知到他体内还处于虚弱的状态。
熊王上岸后走到了李开泰面前,将剩下的两个血魄还给了他,“你小子,跑得倒是挺快,这玩意儿这么珍贵,也不知道好好留着!”
李开泰收下血魄后挠了挠头,“那还不是看你受伤了,既然熊哥说它有用就给你用呗,我反正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具体有什么效果。”
“血之精魄,天地间都罕见,估计也就你们儒家先圣能一口气给后人留下三颗!”
熊王没好气说着,言语间也不乏对于儒家先圣的一丝敬畏。
“这玩意儿这么厉害?”
李开泰手掌内掂着两颗血珠打量着,似乎并未看出它们的奇特。
“毫不夸张的说,它真能起到白骨化肉的功效,大部分情况下只要伤者还吊着一口气,都应该能重新缓过来!”
熊王这时候也耐心的解释了起来,“我们妖族血气之力远比人族旺盛,但即便如此这一颗血魄近乎也能抵上我大半条命!”
乖乖,这玩意儿这么牛?
李开泰掂这血珠的手终于停下了抖动,似乎有些害怕不小心把它们给弄破。
“熊哥……楠竹山那地方看上去不错,好东西应该不少吧?”
“……”
李开泰这一问让熊王差点气笑,这小子显然是知道了血魄的珍贵后,想从自己那儿要点好东西走。
不过对于李开泰能在危急时分将血魄一并给自己的做法,熊王还是认为这小子本心倒是挺好,就是这脸皮着实有些厚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