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古穿今:玄学大佬爆红娱乐圈
宴会开始的时候,安妍被安排在景伏朔的旁边,在敬完一圈酒之后,聪明人都开始要敬酒给安妍了,毕竟这肯定是最有可能的景家孙媳妇儿人选。
前面的时候,景伏朔还帮安妍挡下来不少,但是后面的时候,景伏朔本就是个不太喝酒的人,这个时候脸颊都有点红了。
安妍说要给他去拿茶,但是却被景伏朔给阻止了,景伏朔的眼神里有了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但是眼神一直全部都注意在安妍身上。
“怎么了?”安妍问。
逆转影后
景伏朔呼吸都有点急促,看着安妍的眼色都有点从未有过的意味,安妍还感觉奇怪,就听见景伏朔道:“我知道,之前我奶奶一直都在问你的一件事情,其实不仅奶奶想问,也是我自己想问的。”
安妍心里一颤,不会吧,景伏朔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说什么吗?
那她怎么回答,是答应还是拒绝?
在场的人都看出气氛有点不对了,甚至有的人已经准备好鼓掌的姿势准备助兴了,景老太太和景鸢更是非常期待的看着这边。
谁也没想到景家大公子会在自己的生日宴上直接要宣布未来的景太太了吗,安妍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回答呢。
但突然就在这个所有都在期待景伏朔说些什么的时候,景老太太突然捂着自己的头,神色特别痛苦的叫了一声。
“奶奶,奶奶你怎么了?”景鸢就坐在景老太太旁边,此刻赶紧扶着即将要倒下来的景老太太,焦急的问道。
全场的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安妍和景伏朔听到动静的那一刹那,几乎是同一时间直接一路小跑过去。
景老太太浑身颤抖,脸色更是在一刹那变得很白,甚至于意识都已经不清醒,景伏朔上前叫了好几声,老太太甚至都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安妍一看这个情况,立刻道:“赶紧送上楼,去找给老太太理疗的那个中医,我要借他的银针一用。”
两个佣人立刻围上来,将老太太给往楼上挪,而景伏朔对着宾客们道:“不好意思各位,家里面突然出了点事情,今天的宴会到此结束,很抱歉,下次我再邀请大家,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喝一杯。”说完就急忙往楼上跑了。
景鸢也下意识的想要跟上去,但是却被安妍拦住了:“鸢姐,现在你先不要上去,你将宾客们先送走,然后赶紧去找给景老太太做理疗的那个老中医,我怀疑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来到景老太太身边是另有目的的。”
安妍这句话一出,景鸢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于是立刻招呼景康睿,他们一起先将所有的宾客们送走,然后去找那个老中医。
景康睿还摆出一副非常紧张景老太太的样子,就好像生怕景老太太出什么事情似的,还要上去看看景老太太,但是被景鸢给拦住了。
景康睿只好不去,和景鸢一起去送宾客。
安妍上楼之后来到景老太太的卧室,景伏朔一直都在叫景老太太,但是很明显是叫不醒的,而且景老太太现在双唇发白紧闭,脸上出现冷汗,从表情来看就知道现在她非常痛苦,嘴里咿呀无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显然是意识已经不清楚了。
安妍去床头悄悄取下景老太太的一根头发,然后掐指一算,心里却是一阵惊讶,卦象上显示景老太太即将到她的寿终正寝之日了。
这个时候,一个保镖急匆匆走进景老太太的卧室,手里拿着一盒针,盒子是透明的,里面的银针甚至在光线的反照下隐隐的闪现银光。
是的,肯定没错,只有身怀玄术灵力的人在使用银针给人治病的时候,在银针上会留下残存的一丝灵力,而且经过长年累月的累积,就会在银针上越积越多,银针受到灵力的感染,使用起来的效果就会越来越好,针体也会越来越亮。
这不,这盒银针很明显就是这个状态。
安妍将银针接过来,留了个心眼问道:“我问你,你去那个老中医房间的时候,他人在吗?”
景老太太身体不好,有的时候深夜都需要抢救,所以一般会有值班医生在景家过夜,有西医和中医,而最受景老太太信任的就是这位有五十年行医经验的老家伙。
保镖似乎感觉有点奇怪:“没有呀,我去的时候里面没有人。”
安妍意识到,肯定是跑了。
不过现在她是没空去找别人算账的,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人要赶紧救过来,要是连人都就不过来,那一切都白扯了。
安妍拿出一根银针在光下看了看,然后吩咐道:“所有人都出去,景少爷留下。”
此时无论是佣人还是保镖都有点面面相觑,但是没有景伏朔的命令谁也不敢出去,这个时候景伏朔站起身子,叹了口气:“你们都先出去。”
所有人这才陆续出去,出去的时候安妍还听到有人在说些什么:
“未来的少夫人是真的会银针救人吗?真的那么神?”
“哎呀你别说,我们这位少夫人会的可多了,上次我还看她直播了呢,那个命呀算的可准了,是真正有些实力的。”
豪门盛宠
“我问的是医术……”
重生 之 名流
“医术……医术不清楚,但是少夫人这么有本事,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安妍:“……”这是把她当成在世华佗了么,可是其实这种情况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只是最多给景老太太吊命而已。
“我奶奶究竟是怎么回事?”景伏朔急切的问道。
安妍也没准备瞒着景伏朔,这是他的亲奶奶,于是她道:“从我自己的想法来看,应该是中邪了,而且是有人故意为之。”
景伏朔眉头一皱,追问道:“是谁?”
“不知道,懂这行的人其实不多。”安妍一边挑选合适的针,一边给景伏朔解释:“但是我发现给你奶奶做理疗的那个中医……他是懂这个的,而且身上是有修道之人特有的灵力波动,说明和我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