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截胡大美女
小說推薦四合院:開局截胡大美女四合院:开局截胡大美女
刘丰源一想到司正那帮不成气候的徒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还没向他问责呢,他倒是先责备起他来了。
司正被刘丰源呛的没法反驳,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反驳的话,毕竟他根本就没得反驳,只得连招呼都没打便拂袖而去。
“宗主,司正他只是一时想不开钻了牛角尖,你不要怪他。说到底其实他也是因为帮不上忙自责而已。您能明白他的是吧。”
红鸾见到这个场景心中也很是窝火,红鸾和司正是出自同一个师傅的师姐弟,关系说不上好但是也绝对不算差的那种。
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对与对方的脾性简直了如指掌,也许是性格的缘故,自从他的第一只灵兽突然死亡之后, 司正开始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剑走偏锋患得患失,搞得两个人经常闹不愉快,最后渐渐疏远了。
时至今日,红鸾都不清楚当年他的灵兽究竟是如何死的。
“算了,我还不清楚他的脾气吗,你不用替他说和,我不会怪他的。”刘丰源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每一次开山都一堆让他头痛的烂事,如果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宗门,不需要为灵兽的事情操心就好了。
“你也去忙吧,我要回去休息一下了。”
刘丰源说完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何雨柱一路打听着来了后山,知道是刘丰源钦点的,灵源宗的弟子也没有过多阻拦,所以何雨柱很快就见到了坐在山边树下发呆的方离。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何雨柱在方离的身边坐下,轻声问了一句。
“何大哥,是你啊。”方离回过神来,视线却依旧望着前方:“明天,我可能不能跟你进山了,对不起。”
何雨柱拍了拍方离的肩膀:“我说过你能进山,你就一定能进山。”
何雨柱坚定的话语让方离有些发怔,他的师傅,从来都指挥对他说,我说你要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你不可以有自己的想发,你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你就是要听我的。
却唯独没有和他说过,你可以做什么,我知道你想作什么,我一定能让你做你想做的。
他的师傅,似乎从未在乎过他真正的想法,他没有父母,从小就将师傅视作唯一的亲人,可是他的师傅,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在意他,只当他是,一件工具。
蓝雪心 小说
不趁手了,就摸一摸,出故障了,就修一修,有自己的想法了,就…毁了它。
这就是他的亲人吗。
“如果我有徒弟的话,不管是谁,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让别人伤害我的徒弟,更不会为了任何事情然让我的徒弟陷入两难的境地,不会让他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我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魄力,我会尽我一切去守护我所珍视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师徒之情。如果你愿意,我想要收你为徒。”
何雨柱说过的话开始在方离的脑海中不断重复回响,明明他和何雨柱才见过几面,为什么,他竟然有些动摇,想要…想要和他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就因为他的一句
“如果你愿意,我想要收你为徒。”
这太疯狂了。
“想什么呢小子。”见方离半天不说话,何雨柱在他的背上拍了拍,想让他回过神来。
“何大哥,你真的可以收我为徒吗。”方离收回目光,转头看向何雨柱,随即还未等何雨柱回答,便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说这种话,又赶紧转移了话题:“没什么,我胡说的。”
“是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你师傅吗,还是你舍不得离开灵源宗?”何雨柱没有逼得方离太紧,因为无论如何,都要看方离自己的医院,如果他真的无意离开灵源宗的话,那么他也不会勉强。
“我现在有点矛盾。”方离低下了头。
“那先不考虑这个事情,咱们随便聊聊天吧,你觉得你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何雨柱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问道。
“小时候我觉得师傅是个很严厉的人,但是却对我很好,不过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很听话,从来都不会违背他的意思,所以他没有对我露出过另外一面,直到这一次,我见到了不一样的师傅。”
“我印象中的师傅,对灵兽一向都是十分的疼爱关顾,可是今天,他居然对我的灵兽动手,甚至打上了它们,还威胁我如果我再不听他的话,就杀了我的灵兽,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师傅,我更怕我的灵兽受伤。”
何雨柱没有想到司正有这样的一面,听到这里也明白了方离的顾虑就是灵兽。
“所以你的灵兽现在在你师傅手里,所以你不敢和我走?”何雨柱试探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的四只灵兽都被师傅关了起来。”方离低下头心中有些懊恼,他连自己的灵兽都保护不了,他真是没用。
“只要你开口,你现在烦恼的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何雨柱释怀,他想要从灵源宗带个人走太容易了,最怕方离不肯:“你的灵兽会安然无恙,你也可以顺利离开灵源宗,你的师傅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他敢有意见的话,他不介意让刘丰源好好管教一下门内弟子。
方离被何雨柱的话触动,何雨柱的形象登时在方离的心中又高大了几分。
“谢谢何大哥,我想我与司正十几年师徒缘分已尽,我愿意拜何大哥你为师,从此追随左右,孝敬侍奉。”方离说着眼里有了泪光,扑通一声跪倒在何雨柱的面前。
虽说何雨柱一直都挺喜欢方离,也挺希望收他为徒的,但是他这忽然下跪,确实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快起来,我现在这手头上也没什么东西送给你的,先欠着,改日一定给你补上,快起来吧。”何雨柱有些局促的将方离扶起来。
“师傅不用客气,我并不在意这些虚礼。”方离坦然道。
“现在你还是司正的徒弟,等我与你们宗主说明之后,你再叫我师傅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