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狂婿
小說推薦大梁狂婿大梁狂婿
陈墨为了以防万一,干脆一狠心直接在系统里又兑换了两门火箭.炮,现在的他可是拥有了四门这种大杀器了。
在水道上的时候,他就将这些火箭.炮都装在了船上,装填好炮弹,准备随时应对敌人水军的威胁。
为了能让这些火箭炮在船上能发挥作用,陈墨可是煞费苦心,不惜耗费时间对船体进行改装。
首先是布置火箭.炮的船支,他专门选了宽体的运输船。
这种船虽然速度慢,但好处是平稳,能最大限度的让火箭.弹平稳发射。
其次就是对舰体进行改装,在甲板处临时包裹上铜板,桅杆和帆面也进行了放火处理,防止火箭.炮发射的时候尾焰将自己家的船点着。
做好了这些准备,他才率领舰队出征。
纵然自己武器先进,也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公正客观的讲,敌人水师是十分强大的,相对于原来的大梁国,那是碾压般的存在。
这一次敌人在登陆的时候吃了大亏,但陈墨觉得,要是对方的将领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那么他一定会试图在真正的水战中击败自己,找回颜面。
这一点,从敌人损失以后立刻后撤并围困锡城就能看的出来,这明显是在邀战。
对方要在水面上与自己决一死战。
陈墨当然不怕,而且对方围困锡城这一招也让陈墨不得不应战,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再给对方一个教训。
……
吕奇确实难咽这口恶气。
当日他的旗舰狼狈逃出武城码头,损失惨重,他的头发和胡须也让船上的大火给烧了半边,脸上也被硝烟熏得黑乎乎,模样看上去有点儿吓人。
倒是宋文远没有受到波及,不过也被吓的够呛,一个劲儿的催促他快点撤离。
撤个球!
吕奇大小战功无数,从未吃过这种败仗,虽说敌人使出的那种可怕的攻击确实威力惊人,但很显然对方也不是真的神,否则他连逃头逃不出去。
所以,他认为,敌人也是有弱点的,也是能战胜的。
敌人只能在城堡里使用那种武器,而且他们没有战船,只要他们敢通过水路过来,他就有信心在水面上将他们全部歼灭。
所以,当他得知敌人真的乘船前来的时候,登时激动起来。
宋文远可没他那么兴奋,强烈要求送他到岸上去,他是陆军,他的战场在陆地上。
吕奇客客气气的把宋文远送走,心里却鄙视的不行,这宋文远显然是怕了,孬种一个。
宋文远能不怕吗,对方的厉害他是深有体会的,别看是水战,但他一样不看好吕奇,他现在只期望大皇子能够快些带着大军前来支援,只有在人数上的绝对碾压也许才能治的住对方,而最关键的,他可是听说,楚剑宗的那位大神一直在大皇子的身边,他其实最渴望的,是能够一睹这位大神的风采。
传说,剑圣一剑之威,可毁天灭地,不知道和对方那神雷比起来,谁更厉害。
陈墨终于还是和吕奇对上了,陈墨只有战船七十艘,士兵三千余人,而对面横陈在水面上的敌军,仍然有七百余艘战船,士兵不下五万人。
实力对比悬殊。
陈墨站立船首,之前他还真的担心过,担心敌人派出小股舰船部队,对他四面八方的进行不间断袭扰。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属实难办,没有太好的办法,说不定就得败走麦城。
因为他的火箭.炮装填慢,精度差,面对四面八方的来袭敌人难以全面照顾的上。
但是现在,他简直要仰天大笑,对面竟然会给他这好的机会,列阵整齐的等着他。
实话讲,如此列阵倒是很有威势,但不是严重便宜了他?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陈墨也不犹豫,下令四门炮,火力全开!
刹那间,火雨再次划满天空,天女散花一般的直朝吕奇的舰队砸去。
吕奇大惊失色,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决定后悔,失算了,没想到敌人的那种天火雷真的能在船上发射。
然而此时后悔也已经晚了,风帆战舰本来机动起来就慢,现在想躲也根本来不及了。
剧烈的爆炸和冲天的大火,接二连三在整个舰队中炸开,舰队再次乱成了一团。
吕奇大声下达命令,传令兵不停挥舞旗帜,此时只有快速进攻,拼着伤亡也要冲上去,靠近敌人,才有机会击败敌人,最起码要让敌人的战船进入到自己武器的杀伤范围,留在原地只能是等死。
陈墨又不是傻子,他可不会搞两军对冲的那一套,他人少,谁冲谁是傻子,所以果断后撤。
保持距离才是制胜的关键,我能打到你,但是你打不到我。
而且陈墨这一路上都没闲着,他不停的训练士兵们快速装填换弹,就是为了今天。
很快,一波又一波的火箭.弹砸向吕奇的水师舰队。
吕奇的舰队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纵然士兵们再有勇气,这种猛烈又无法抵抗的打击也会让他们彻底绝望。
在这种打击之下,没有战船能够靠近陈墨的舰队。
双方之间就这么隔着几里地的距离,却仿佛是天堑鸿沟一般,永远无法逾越。
吕奇崩了,他的水师舰队也崩了,正如宋文远预料的一样,大楚内河水师舰队,被打的体无完肤,彻底崩盘。
士兵们已经完全不听指挥了,开始各自突围。
“突围”这个词很恰当,没错,他们就是被对方不过七十艘战舰包围了,被那不断的从天而降的天火雷包围了,几乎每个人都陷入了绝望,无法逃出生天的绝望。
吕奇的舰队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陈墨的火箭炮依然在不停的放,不管敌人是什么状态,他要的,就是全歼,斩草除根,他才不想看到这群家伙在恢复以后又出来嘚瑟,他要让他们永远嘚瑟不起来!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声音竟然盖过了炮弹爆炸的巨响,犹如在人的耳边炸响。
“住手!竖子安敢如此!”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道白光乍然闪现,猛的劈到突前的一艘炮舰上。
轰的一声,战舰上装载的火箭.炮被劈中,轰然爆炸。
陈墨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敌人还有比他还厉害的武器?!
终于,他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锡城岸边,矗立着一群人,其中一个白须老者手持一柄宝剑,正站在那里,剑指着他的舰队。
刚才的那一道白光,居然是这老者发出的一道剑气!
陈墨震惊了,这是何等的威力!?
看到那老者的眼神,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这是挑战。
那老者正在挑战自己,很显然,自己若是不应战,他就会毁了自己的整个舰队。
毋庸置疑,那老者有这个能力,而他可以肯定的是,老者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人,那就是说,这老家伙是敌人,是熊皋的人。
……
陈墨站在了岸边,他不得不接受老者的挑战。
他也可以孤注一掷,把火箭炮调转方向,给这个老家伙一个火力覆盖。
但是他不能。
以为他悲哀的发现,在老者身后的那一丛人当中,竟然有他熟悉的面孔。
有大梁皇帝萧道临,有国师谷千崖,有铁匠堡中的一众大臣,还有萧若若……
他们都被反绑着双手,站在那里,焦急的看向自己。
纵然不顾及其他人,但萧若若他又怎能不管?
他的炮火是无论如何无法覆盖那些人的。
他只能孤身前来。
现在的情况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只能说他大意了,他还年轻,他还是低估了熊皋。
熊皋之前使用的一切,也只不过是拖住自己的伎俩,他知道以他的部队和自己硬抗的话,赢面太小,所以他抓住了自己的软肋,趁自己不在,把铁匠堡一锅端了。
请说在意我
同样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得不说,熊皋这一招用的比他还好。
“陈墨?”
一个威严的男人骑在马上,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是为了看清他。
陈墨看了看他,“你就是熊皋?”
“哈哈哈哈,果然聪明,没错,就是我,我必须承认,你很厉害,我的军队不是你的对手,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早些出手,若你早早的出现,我大楚联军又怎能突入你的国土?”
曾经在铁匠堡的外面,他和熊皋在黑暗中有过短暂的对峙,但双方那个时候谁都没有见到过对方的正脸,但现在听声音,正是这个家伙。
陈墨要怎么解释?他根本不会对他解释,难道说自己是穿越来的?说了他也不会信。
“少废话,你什么意思?”
熊皋看着他,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也不着恼,笑了笑。
“你不会幼稚的以为,我会用身后的这些人换你的退兵吧?”
陈墨不置可否,也不回答,他知道熊皋一定会继续说。
“我知道你很厉害,实话讲,有你在的一天,我睡不踏实,我也知道,让你在我面前自裁你也不会那么做,这样,你与我的国师打一场,你赢了,大梁的江山还给你,我身后的这些人也都还给你,有生之年我绝不再踏入大梁半步。
若是你输了,我要你做我的将军,心甘情愿的那种,怎么样?”
陈墨有拒绝的权利吗?
“我不会做你的将军,若是我输了,我便自裁于此,这天下再不关我的事!”
陈墨说的决绝,萧若若最是激动,一瞬间她便已经是泪流满编,但她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不能干扰到陈墨,她相信,陈墨一定能赢,输了又有何妨,大不了一起死。
星殒落 小说
“好,够义气,介绍一下,我的国师,楚剑宗宗主,荣易。”
陈墨看向老者,原来这家伙就是楚剑宗的宗主啊,怪不得这么厉害,有这样的人物助战,怪不得熊皋有恃无恐。
陈墨抽出自己的黑铁刀慢慢向荣易走去。
此时荣易手中的长剑已经垂了下来,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陈墨,你很好,连败我数名得意门生,确实想不到,能让老夫出手,你也算是近五十年来第一人,足可自豪了。”
陈墨根本不打算跟他墨迹,突然暴起一刀,上来就进入了洞察状态。
但他也留了一个心眼,通过之前的交手,他知道,楚剑宗高手都会有自己的领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的领域范围有多大,所以这第一刀他也只是试探,并未全力。
这一试之下,让他大吃一惊。
他也只不过堪堪举起了刀而已,连半步都没迈出去便仿佛浑身被定住了一样,巨大而又无形的压力,压在他的身上,让他连呼吸都顿感吃力。
这老家伙的领域太强大了!
轰的一声,陈墨犹如被一脸疾驰的卡车撞到,猛的飞了出去,翻滚数周,摔倒在地。
荣易甚至都没有出一剑,他便被对方的领域轰飞,这还怎么打?
荣易哈哈大笑,“小家伙,你很不错,这么小的年纪便已经领悟到了速之奥义,老夫动了爱才之心,若是你肯加入我楚剑宗,老夫可保你一命,也能帮你保住你最爱的人的性命。”
荣易笑着说完,看了萧若若一眼,别有深意。
陈墨转头看向萧若若,他看见了萧若若痛苦担心的脸庞,看到了她眼中的祈求,她在祈求自己,不要管她,逃跑。
陈墨惨笑一声,他能吗?
不能,逃,又能逃到哪里,这世界没了萧若若,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猛然间,他狂吼了一声,瞬间燃烧了全部精神力,把洞察之境开启到最大。
一时间,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他先是掏出了一颗迫击.炮弹,敲响了底火,向熊皋扔去,然后飞奔到萧若若的身边,将她手上的绳子削断,然后回到原地,在地上摆了一排的一零七火箭.炮的炮弹,将他们对准了荣易,刀尖一划,瞬间点燃了六枚炮弹。
一零七火箭.炮就有这么一种特性,不需要炮管也能发射,在地球上被称为游击队神器,陈墨现在就是利用了这种炮弹的特性,他就想看看,在他洞察之境的加持下,火箭.炮这种东西,到底能不能突破那老家伙的防御。
“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卷起了冲天的烟尘。
陈墨不知道他是不是成功了,他只是感觉到,荣易那种强大的领域瞬间变强了数倍,甚至向外扩张了不少,即便是他使出了极限状态下的洞察之境,他还是被一下子轰飞。
但他快速的爬了起来,焦急的向场中看去,却不忘大声喊道:“若若,快跑!”
然而萧若若并没有跑,当他意识到自己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以后,反而是第一时间扑到了陈墨的身前,“陈墨,快走!只要你活着,就能替我们报仇!”
陈墨瞪大双眼,他忽略了一件事,萧若若绝对不会自己走的,因为这里还有她的父亲,还有她的国家,她不会丢下他们。
萧若若说的没错,这个时候这群人当中唯一有逃走能力的,恐怕只有他。
“走?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小子,你成功激怒我了。”
一把阴沉的声音响起,不是荣易是谁?
陈墨的心沉了下去,这已经是他的最强手段了,这都杀不了对方,他瞬间涌起绝望的无力感。
再向场中看去,陈墨又笑了。
这一次,也不是完全没有建树。
剑圣荣易不复刚才的从容,有点儿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也多了好几个破洞,看来虽然炮弹没有将他炸死,但也让他不太好受。
最让他没想到的是,楚国大皇子,刚才还坐在马上不可一世的熊皋,连同坐下的战马一起,倒在血泊中,眼看着出气儿多进气儿少了。
无意中,他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难怪这老剑圣恼怒了。
陈墨哈哈大笑,“剑圣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连皇子都保护不了!?”
荣易大怒,猛的扬起一剑,这是他第一次出手。
陈墨瞳孔猛缩,再次进入洞察状态,想要看清对方的出手,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即便是在洞察之境当中,那荣易发出的剑招仍然是一道白光,依然快的不可思议,让他根本无法躲避。
陈墨认命了,这一剑,他无能为力,也许他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他闭上了双眼。
“小子,我也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你还不是连你最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陈墨猛的睁开眼睛,惊恐的向身旁的萧若若看去。
萧若若捂着自己的胸口,鲜血汩汩涌出,陈墨惊慌的一把抱住她,慌乱的试图按住她的伤口,掏出【初级治疗药剂】给她扎下去。
然而她的伤口就是不愈合,鲜血仍在不停的涌。
陈墨不停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他这么也止不住女人的血。
“不!”
他终于大叫了起来,痛彻心扉的痛苦,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
萧若若惨然一笑,双手轻轻的托起陈墨的脸。
“夫君,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活下去……我们还会再见……”
萧若若歪倒在陈墨的怀里,她的伤口终于不再出血了。
陈墨的心痛到无法呼吸,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仿佛让他的血液沸腾、燃烧,他轻轻的放下怀中的女人,慢慢的站了起来,此时,他的双眼已经赤红。
世界在颤抖,时空在扭曲,陈墨的身体里已经被愤怒填满,他举起刀直指荣易。
“你,给我去死!”
在这一刻,荣易的惊骇和恐惧写满双眼,作为这个世界武力的巅峰,他一生从未遇到对手,然而今天,就在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大道的尽头,既惊恐,又兴奋。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被陈墨锁住,谁都无法动弹,荣易也被定住了身形,他所谓的领域,荡然无存,因为他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陈墨的领域,这一瞬间,他是世界的主宰。
然后,他看见了那绚丽的又朴实无华的一刀,劈开了自己,劈开了整个世界……
……
“陈墨,陈墨,陈墨,你醒醒……”
陈墨哭着醒来,慢慢睁开眼,然后他猛然愣住。
“若若,你、你没死?我、我们这是在哪儿?”
萧若若有些不高兴,站直了身子。
“陈墨,我不知道你喊的那个叫若若的女人是谁,但我要告诉你,是我把你送到医院的,你、你个花心的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萧若若气的转身就走。
陈墨想起身,却触动了身上的伤口,一下子又栽倒回床上。
待疼痛缓解,他仔细打量,瞬间目瞪口呆。
他正躺在一张病床上,四周是各种监护仪器,洁白的床单,蓝白相间的墙壁,这分明是一家医院的病房!
怎么回事?刚才的女人难道不是萧若若?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一名医生,手中拿着一张单子,看见陈墨醒了,显得一愣。
“小伙子,你醒了啊,不要乱动,你的命可真大,被大货车压在车底下居然还能活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不过你现在身上有十多处骨折,可得好好修养一阵儿,对了,你女朋友呢?”
陈墨有点傻眼,“女朋友?刚才……那个女人?”
“对啊,你女朋友是不是叫钟圆圆……”
陈墨的脑子轰的一声,医生后面的话他根本就没听清,他这是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还是……一切都只是虚幻?
突然间,陈墨笑了,无论如何,他的女人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