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
小說推薦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顶级诱宠:大叔甜妻又穷又野
一个特殊注射器。
冷冰冰的针头比她手指还长,哪怕隔着医药袋,那尖锐的视觉冲击,还是让她的呼吸都跟着颤了颤。
“这些年,为了防止湛爷发病,我都会随身携带镇定剂,这个你拿着,若是湛爷待会再犯病,就扎到他后脖子的位置,那边起效最快。”
随后,宋辞将她引到了车旁,亲自为她开启了车门,“外面雨大,别淋湿了,上车吧,少夫人。”
诶?她什么时候说要上车的?
套路她吗?
可是怎么办,车上阖着眼坐倒在车后座的陆湛,看起来真的好可怜,好无助,好想抱抱他,让他别那么痛苦了。
江晚晚终究还是抵不住陆湛那脆弱到,像是一只求安抚的小黑猫的病娇感,她将镇定剂塞进袋子里,然后挪到了他身侧。
他的脸上、身上都湿漉漉的,阖上眼后,那渗着水珠的睫毛,更是高跷到逆天。
“就当还你救命之恩了!”她自言自语的像是下定了决心,便整个人都靠了过去,然后抓起车上的纸巾,悉心为他擦拭脸上的水珠。
她的动作很轻,深怕惊动了他。
他的姿色,绝对是人间嘉品。
狭长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孤傲而神秘的脸部曲线,尤其是下颚线下方的微微敞开的领口处,像是对她散发着无声的邀请。
她觉得,自己是疯了。
竟然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徒生那方面的想法。
车子缓缓划过雨幕,最后驶入了御珑公馆。
宋辞帮忙把陆湛送到主卧的时候,江晚晚借着空隙,偷偷给江小宝打了电话,打了两个,发现打不通,那估计这会儿小宝应该是上天了。
所以全程飞行模式。
只不过,江小宝虽人小鬼大,但架不住还是一个孩子,不得已她只能先联系在海城的朋友,让她帮忙照顾孩子几天,等她“报完恩”她再溜过去,和她们汇合。
“少夫人,湛爷今晚就麻烦你了。”宋辞将两套崭新的睡衣,递到了江晚晚手上。
她看了看被摆放在床上的陆湛,又看了看怀里的墨黑色绸缎睡衣,美目圆瞪。
“你这什么意思,不会是……不会是让我给他换……换吧!”
宋辞有些不忍的解释道,“其实我也可以,但是我是男人,做事五大三粗的,湛爷身上有伤口,我怕弄疼他,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女生,照顾起男人来肯定比我们更细致。
而且,你知道的,整个御珑公馆就只有你一个女生。”
末了,他又强调了一遍。
江晚晚十动然拒:“我……我的确是女的,但是我做不到给陆湛脱衣服。这也,太……太……”
“少夫人,你和湛爷的孩子都三岁了,什么地方没看过,就别害羞了。”说到这,宋辞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动作夸张的大喊了一声。
“完了,小少爷还在机场,我现在立刻派人去接!”
江晚晚直呼不妙,力挽狂澜地解释道,“江小宝我送他到朋友家了,他要在那边玩两天,你们别管他了,好了,现在都这么迟了,你们几个也累了,可以下班了,大叔这边,我来照顾。”
她伸手将宋辞推了出去。
“这样啊,”宋辞假装自己很为难,却又不得不表示理解的样子,又开口提醒着,“那少夫人,你今晚一定要小心,如果他情况不太好,又想对你做什么,就想办法给他打镇定。”
“知道了,你们几个赶紧下班!”
下班就不会再去找小宝了。
Helltaker推特短篇集
“好的,少夫人。”
宋辞离开后,顺手关上了主卧的门,将世界完全隔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地界。
门外,宋辞也很没底,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但,跟了陆湛那么多年,他太了解自己主子的性子了,陆湛认定的一切,他都势在必得,或许江晚晚今晚能逃脱,但随之而来的,会是更缜密可怖的追捕计划。
这种你追我逃的游戏,只会让陆湛变得更偏执。
为了湛爷,更为了江晚晚小姐,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次心机boy,让他们两个趁早原地锁死!
无敌修真系统 燕灵君副号
……
屋内的江晚晚,并不知道宋辞心里流淌过了多么复杂的情绪。
此刻,她正不断的深呼吸,一点点靠近大床上,那个哪怕没有醒过来,依旧散发着灼人气息的陆湛。
“大叔,你身上很湿,我先给你擦干净身体,然后给你换衣服,你千万要乖乖的,知道吗?”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但是她如果不说这些,总觉得自己等下的行为,就是在犯罪。
这是对他的提醒,也是对她的警告。
第一次给男人脱衣服,她可一定不要乱来啊!
她把毛巾摆放在床头,然后伏在床边,一颗一颗的给陆湛解开衬衫的扣子。
嘤,太害羞了。
大叔怎么可以长这么帅,尤其是头发微湿的躺在那,哪怕闭着眼,她都觉得自己是在亵渎上帝创造的艺术品。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一个男人的锁骨,男人性感起来,真的没女人什么事儿了。
还有细腰上的腹肌,漂亮到没朋友。
好想摸。
……
看着看着,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爬到了床上,更准确来说——
是爬到了他身上。
右手在卖力的干活,左手总是会不小心碰到他腰部健硕有力的肌肉。
而这种擦一下,摸两下的非专业动作,渐渐的,让陷入深度昏迷中的男人,有了苏醒的征兆。
睫毛轻颤,薄凉的唇,也是不自知的微微掀开,像是在汲取氧气,更像是在……向外界,索求着什么。
落针可闻的空间里,男人微喘的呼吸,让江晚晚警铃大作。
她直起腰,手忙脚乱的想要从他身上撤下去,可,还是迟了一步。
陆湛只不过曲腿撞了她一下,她整个人都跟失控了般跌入了他的怀里,两个人此时的姿势,就是她在上,他在下。
鼻息间,都是他身上好闻的香气,她想要从他身上逃离,可后腰处却霸道的攀上了一双大掌。
揉,捏着她的细腰,将她密不可分的禁锢在他怀里。
“江晚晚。”陆湛沉吟一声后,倏地睁开了眼,顿时那一双颜色诡橘的眼,让她一时忘记了呼吸。
如玛瑙般通透澄澈的双眼,让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超乎人类的仙气。
而双眸微闪的模样,却又带着七分邪恶,望向她的瞳孔里,正盈动着危险的暗光!
他勾着唇角,只说了三个字,却犹如深水炸弹,惹的江晚晚如惊弓之鸟,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瞬间紧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