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假火车撞开宝马之后即刻提速,从岔道上迅速并入正轨,不过它十二节车厢一节都不少,编号和标牌也完全复制了真火车,即使懂行的人也未必能看出它是个假货。
‘靠!怎么还有乘客……’
赵官仁独自站在车厢间的连接处,轻手轻脚的关上了车厢门,他们四个分别上了不同的车厢,可假火车中也有不少乘客,不过看样子只是被忽悠了,不像姜雨蒙等人的同伙。
‘七号!’
赵官仁抬头看了一眼车厢号牌,从外套里掏出口罩和棒球帽戴上,不声不响的往车后走去,姜雨蒙应该是躲在九号硬卧车厢,而炸弹在十号车厢,只是不知道他们上车了没有。
“朋友!借个火……”
刘天良从九号车厢内走了出来,赵官仁掏出火机走到车门边,刘天良借着点烟的工夫低声道:“十号软卧没人,有监控,九号硬卧有十几个人,没看见美人鱼的影子!”
“找炸弹要紧,但随身携带炸弹的可能性较低……”
赵官仁小声说道:“豪卧有独立的卫生间,最有可能放在卫生间的顶部,你跟泰迪哥继续两头搜索,我配合大林子进豪卧,记住!刀鱼的特征是断眉,白瘦短寸头,美人鱼黑衣牛仔裤!”
“知道了!我发短信给二子了……”
刘天良点点头继续往前车走,赵官仁也走进了硬卧车厢,迎面就看到了叼着烟的陈.光大,两人心照不宣的扫视一间间的铺位,客人没有之前的多,姜雨蒙想藏也藏不住。
“8号上铺,行李箱不正常……”
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陈.光大轻声丢下了一句话,赵官仁上前几步踩住了小折凳,弯腰系鞋带的同时朝侧面看去。
8号间躺了两个男人,一人在下铺翻着《故事会》,隔壁的呼呼大睡,但比人还高的上铺却放着一只行李箱,超大号的银色,看起来很新,足够塞下炸毁列车的炸弹了。
“大哥!手机能借我打个电话吗,我付您话费……”
赵官仁笑眯眯的走了进去,呼呼大睡的男人没反应,但看《故事会》的却把书一扔,直接翻身面朝着墙壁,不耐烦的说道:“没电了!你问别人借去,不要打扰我睡觉!”
“切~小气鬼……”
赵官仁扭头又走了出去,心里有鬼的人肯定不敢背对他,不过眼看着就要进站了,他也来不及去验证另一人了,快步走进了十号软卧车厢,来到厕所门口敲击了三下。
“五号豪卧!”
林涛轻轻打开了厕所的小门,赵官仁大大方方的进入了长廊,摘下帽子抻了个大懒腰,高高举起的帽子正好挡住顶上的摄像头,林涛立即闪电般的蹿进了房间中。
“你哪个车厢的,跑这边来干吗……”
一名列车员忽然从前方跑了出来,而赵官仁又戴上帽子说道:“我找餐车吃宵夜啊,顺便活动活动,火车还不让人走吗?”
“餐车在前面,马上就要进站了,这里不许人乱走……”
列车员凶巴巴的挥了挥手,赵官仁撇撇嘴又扭头回去了,已经确定这家伙是个假货了,真的列车员不会不知道,十点半的餐车早就停业了,而且这人的制服不太合身。
“吱~”
火车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提前十分钟进入了禹州站,不过旅客们也都等在月台了,列车员来不及再查看房间,赶紧上前把车门给打开了,一本正经的走下去检票。
“咔~咔咔咔……”
豪卧房间里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这是没有找到炸弹的信号,赵官仁趁机蹿回去一拧摄像头,林涛立即闪出来进入了隔壁房间,而软卧的旅客也三五成群的上来了。
“让开!别挡着路……”
一名壮汉猛然推开了赵官仁,赵官仁唯唯诺诺的靠墙低下了头,只看三男一女走了过来,为首者就是夜叉的老板义爷,女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御姐,跟在他身后一块进了房间。
“麻烦让让,急着拉屎……”
赵官仁顺着墙往回溜去,马上就发现义爷带了十来个手下,只是都伪装成了普通旅客,而且进入了五号和七号房间,将他所在的六号豪华软卧,直接给保护在了中间。
“往里走!不要堵在门口……”
几名假列车员都喊了起来,乘客源源不断的往车上走,而赵官仁已经靠在硬卧车厢的走廊上,低头研究手里的打火机,可双目却在不断的扫视,姜雨蒙肯定会进入这一节车厢。
‘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找到炸弹了吧……’
赵官仁狐疑的回头望去,软卧车厢的客人都进房间了,假列车员已经把车门给关上了,可四号房间的林涛却迟迟没出现,姜雨蒙也始终不见踪影,让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老弟!几点了……”
刘天良忽然迎面走了过来,面色凝重的冲赵官仁摇了摇头,而火车也在此时开动了,仅仅停留了短短的五分钟,硬卧内的乘客还在收拾行李,但没有一个人发现是假火车。
“哎?厕所里怎么躺个人啊……”
刘天良突然停在了厕所门口,列车员闻声立即走了过来,结果让他一拳打在了下巴上,正好一下子摔进了厕所里,过道也被赵官仁挡住了,刘天良又跳进去补了几下。
“美人鱼没浮头,剑鱼应该在真车上,林子在四号有发现……”
赵官仁靠在厕所门口点了一根烟,刘天良走出来扔给他一串钥匙,扭头就往软卧车厢里走,赵官仁赶紧用钥匙锁上了厕所门,再一看手表上的时间,距离调包只剩十五分钟了。
“什么情况?人死哪去了……”
陈.光大有些焦躁的走了过来,低声道:“列车员正在往前转移,不少乘客也被调换了车厢,剩下的可就是死士了,这美人鱼还能半路飞上来不成,是不是你们看漏了?”
“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人,搞不好躲在软卧房间里……”
赵官仁十分笃定的摇了摇头,正好刘天良又快步走了过来,小声道:“宝贝找到了,四号房的卫生间顶上,林子把两个乘客给闷了,但宝贝很复杂,还有两个接收器!”
陈.光大说道:“老子就知道,遥控器不会只有一个,宝贝能拆吗?”
“拆不了!整个就是一个不锈钢的罐子,盖子都被焊死了……”
刘天良怒声道:“炸弹用铆钉钉在车顶上,上面还有好几根电线,跟列车里的电路相连接,大林子正在想办法,让咱们尽量拖延时间,去车尾吧,把剑鱼捉了再说!”
“等一下!我好像知道美人鱼在哪了……”
赵官仁忽然拉住了他们俩,眼看硬卧的乘客们都上床了,他竖起两根指头往前走去,来到8号铺位前一看,只见故事会大哥正在玩手机,而隔壁呼呼大睡的人却纹丝未动。
“大哥!你手机明明有电嘛,借我打一下吧……”
赵官仁掏出五十块钱走了进去,故事会大哥无奈的接过了钱,可刚把手机给递过去,陈.光大却突然从外面蹿了进来,手里举着一根短铁棍,猛地砸向隔壁床的男人。
“唔~”
大哥的嘴被赵官仁一把给捂住,吓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而隔壁床的人只闷哼了一声,脑袋一歪就晕了过去,而刘天良也挡在了门口,手里赫然握着一把尖刀。
“嘘~不是针对你,上面的箱子是你的吗……”
赵官仁捂着故事会大哥的嘴,轻声询问了一句,对方连忙摇了摇头,惊恐的指了指隔壁床的男人,赵官仁立刻在他脖子上猛地一按,对方顿时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谢谢大哥!咱们一块去抽根烟吧,我这有好烟……”
赵官仁自说自话的往外走,陈.光大也抱起昏迷者塞到了床下,刘天良立即掩着嘴急声说道:“快起来,那些人全都溜了,肯定是有人泄密了!”
“什么?”
陈.光大故意闷声喊了一句,敲了敲上方的大箱子就跑,箱子的拉链立刻从里面被拉开了,掀开后赫然是姜雨蒙藏在其中,她先探头朝下看了一眼,没见到人才赶紧爬了出来。
“唔~”
姜雨蒙刚从中铺上跳下来,一只手猛然从后面捂住她的嘴,一把将她拽到大哥身上,正是去而复返的赵官仁同学,而陈.光大他们也从外面扑了进来,团团按住她的手和脚。
“找到了!”
刘天良猛地撕开了她的上衣口袋,遥控器和对讲机一块掉了出来,姜雨蒙拼命挣扎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刘天良赶紧拆下遥控器的电池,还戴上了对讲机上的耳麦。
“交给你们了,我去找剑鱼……”
陈.光大把两条腿交给了刘天良,接过遥控器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蔡晋 小说
“雨蒙!你不要犯糊涂了,你让人利用了……”
赵官仁半躺在姜雨蒙的身后,急声说道:“后面一车都是我们同学和老师,大家为了来救你们几个女同学,让那伙该死的混蛋给骗上了车,炸弹一爆他们都会死的,你良心过得去吗?”
“你少跟我胡扯……”
姜雨蒙闷声怒道:“不就是沐樱子上来了嘛,她和你们都不是好东西,你们给刘义他们为虎作伥,不然怎么知道我的事,你们不得好死!”
“放屁!我们寝室的男生全都来了,还有吴晓文和张老师他们……”
赵官仁说道:“不信你打张可人的电话,听听他们是不是都在列车上,将近二十条人命啊,大家听说你被刘义拐卖了,赶紧请假跑来救你,乘警抓到了一个断眉的年轻人,我们才知道这是个陷阱,他们要把知情者都弄死啊!”
“不二!你快让老师们接电话……”
刘天良赶紧按下了手机免提键,一直在倾听的夏不二立即说道:“有人开枪杀人了,老师让我们躲起来了,雨蒙!我跟同学们都在列车上,曲甜甜她们都被吓哭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呜~~~”
电话里果然传来了女孩的哭泣声,姜雨蒙终于大惊失色道:“不是!我没有想害你们,我不知道你们在车上啊,告、告诉老师千万不能停车,一停车炸弹就会爆炸的!”
“总控在什么地方,到底有几个遥控器……”
赵官仁急忙松开她的脖子,姜雨蒙回答道:“两个!车长身上还有一个,我会让车长减速,你们可以趁机跳下去!”
“马上就要进隧道了,跳下去也会被活埋……”
“隧道?什么隧道啊……”
“不是吧?你连这都不知道啊,这下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