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小說推薦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伍大人。”安泞实在不想和小伍纠缠了,“我进去了。”
“好。”小伍点头。
对于面前的人,他就是有些敬佩。
让他莫名会想起当年的娘娘。
娘娘当时在渝州,也是为了瘟疫的百姓,任劳任怨,完全不顾自己。
现在看到这个如娘娘一样不顾自己的郎中,就有了极大的好感。
小伍看着她的背影。
武部沙织さんがひどい目に!!! (ガールズ&パンツァー)
庞南也这么看着, 他其实和小伍一样,对这个郎中也是另眼相看。
因为郎中陆续被感染,留下来的郎中甚至是不愿意去面诊了,就怕自己也被传染,反而是这个新来的,这么义不容辞。
要真的控制了疫情, 他也得好好奖赏这郎中一番。
……
安泞走进瘟疫隔离区。
偌大的一个通铺房间,虽然大家都睡在地上,但地方宽敞,有自己的独立铺位,比较干净,整体看上去还不错。
她的到来,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反应。
所有病人几乎都是睡着的,瘟疫会让人变得昏昏沉沉。
唯有里面还有几个守护的官兵,看到她后连忙走了过来,“是新来的郎中吗?”
“是。”安泞点头,直言道,“这里面有感染过的其他郎中吗?”
“有。”
“几个人?”
“两个。”官兵说道。
“你带我去找找他们两人。”
“好。”
官兵带着安泞走向了两位睡得昏沉的郎中。
安泞蹲下身体,把汤药盒先放在了一边,开始把脉。
她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给冯希芸送药的,她主要是为了给病人面诊。
她刚刚闻过冯希芸的汤药了,那副药对治疗一般的风寒有着奇效,但真的面对这种传染性的瘟疫,作用不大。
安泞诊脉了好一会儿,又检查了一下郎中的身体, 看着他从脖子处蔓延出来的红斑,问道, “是不是所有感染了瘟疫的人,都长了红斑?”
官兵回答道,“是,所以一旦身上长了红斑,就会被送到这里来。”
安泞微点头,心里多少有些谱了。
她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郎中的身体,看还有没有其他外观表现。
如此好一会儿。
安泞问道,“这里一共多少人?”
“这是重症区,这里有126人。”官兵回答。
“冠玉。”
“在。”
罪 妻
“帮我准备笔墨。”安泞说道。
“是。”
安泞走向一边,拿起笔墨写下了一剂药方,写好之后,对着官兵说道,“你把这个拿出去,让他们按照这个药方,先熬两道药进来。”
“好。”官兵连忙答应着。
安泞写下药方后,也没有停留。
开始一个一个去给所有病人进行诊断。
根据病人的病情情况,她让冠玉帮她做着记录。
“郎中。”一个官兵急忙过来。
安泞正在给病人做检查,随口问道,“药熬好了?”
“不是。”官兵说道,“刚刚收到外面传来的消息, 说你先让病人服用冯太医的汤药,看看症状反应,再用新的药方子。”
安泞皱眉。
冯希芸的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服用只是在耽搁时间。
她怎么没有想到,冯希芸也有她的骄傲和固执。
“郎中,汤药是这个吗?”官兵没有得到安泞的回应,自己去找到了汤药盒。
应该是直接受到了命令,不需要经过安泞的同意。
“是。”安泞点头
“那我先给郎中服用。”
官兵说完,也没有征求安泞的同意,就扶起被感染的郎中,让他把汤药喝了下去。
安泞抿了抿唇,终究没有阻止。
冯希芸的汤药虽然没用,但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她继续埋头检查其他病人,做下记录。
整整把126个病人都检查了一遍,安泞才对着官兵说道,“你去给外面回信息,说冯太医的汤药病人服用了没有效果,让他们按照我的药方,重新熬药进来。”
“是。”
官兵离开去报信。
安泞坐在一边整理她的病历单。
单纯只是瘟疫病的病人,用一种药就行。
但有些病人还有其他方面的疾病,有些药材就不能用,她得标注出来,还得顺便帮他们把其他病一块医治了。
安泞全神贯注。
一旦治病救人,就会完全投入其中。
“郎中,外面送了新的汤药进来。”官兵突然上前说道。
安泞点头,此刻正在写一个病人的药方子,也不想被打扰。
她随口说道,“先给两位郎中服用。”
想的是先把他们医治好,然后可以配合她一起,医治其他人。
“是。”官兵恭敬。
拿着汤药离开时。
“等等。”安泞脑海中突然闪了一个画面,她叫着官兵,“你把汤药给我一下。”
官兵把汤药给了安泞。
黑乎乎的一团,什么都看不出来。
安泞闻了闻,脸色明显就有些变了。
“怎么不是我开的药方?”安泞问。
官兵莫名其妙。
他就负责送药传信而已。
安泞抿唇。
不用想也知道,是冯希芸在自作主张。
冯希芸把其中两种药材进行了替换,替换成了更高档的药材,但效果只是事倍功半。
安泞深呼吸一口气,保持冷静,她对着官兵说道,“你去给外面说,说先按照我的药方子熬药,让冯太医不要替换了药物,如果没用再做替换不迟。”
官兵只得又出去传了信。
此刻都已经是夜深凌晨时刻了。
冯希芸一直在寺庙,哪怕有自己的单间房,也没有入睡。
直到永远
庞南和小伍看冯希芸没休息,也都一直陪着。
其实都有些焦急的在等着里面能够传来些好消息。
小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就是觉得,阿离进去之后,很快就能治好了瘟疫。
看到又有人出来报信,更是满脸期待。
“冯太医,郎中说你先用他的药方配药熬制,不要改了药物,如果药方没用,再改不迟。”来人禀报。
冯希芸脸色微变。
他怎么会知道她改了两剂药。
药熬成了汤,根本不可能还看得出来!
完美帝妃
事实上。
当她看到那个药方的时候,就对这个郎中就已经惊讶不已了。
她医术不低,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药方好坏。
也就很清楚,这个郎中的医术,应该在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