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
小說推薦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
根据帛书记载,这座古墓很可能是战国时期的墓,而且其中蕴含着长生的秘密。
这也正是“它”对这所古墓如此感兴趣的原因。
不多时,张志怀和罗道人便从自己的帐篷中赶来。
罗道人中年模样,面色慈祥,一身黄色道袍,扎着发髻, 举止有礼。
“无量天尊,佛爷叫我们过来,难道是有新的发现?”
“我大概摸清了墓穴入口的位置,罗道长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张启山将手中的稿纸递过去。
罗道人摇摇头:“下墓不是我擅长的,再说佛爷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 我只听话照做就行。”
倒是一旁的张志怀接过了稿纸,仔细看完后问道:“三处地点?若按照你的计划,我们几日能挖通墓穴的入口?”
“运气好的话一天便可, 运气不好的话,大概是后天早上。”
张志华摇摇头:“来不及,时间怕是不够。”
“什么意思?”张启山微微皱眉,他们从外界一路到此,张志怀似乎就非常急切,进入鬼洞前,还把村子内多余小船全都毁了。
张志怀看了罗道人一眼,想了想道:“我发现叶三爷的手下也在附近寻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也是盯上这座战国大墓。”
“三爷的手下?暗部?”
“对,就是暗部的人。”
张启山露出意外之色,眉头深深皱起,顿时感觉事情棘手起来。
開局百萬靈石 季老闆
虽说他背靠“它”这座大山,但还是九门中人,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 他是断然不会和叶白站在对立面的。
而且张启山非常清楚叶白的手段, 真到那个时候, 就是“它”也保不住他。
罗道人不解,似乎这张启山和张志怀都非常忌惮叶三爷的暗部。
他忍不住问道:“谁是叶三爷?”
不过张启山和张怀远没一人回话。
张启山正思索如何能在暗部到来之前将战国墓开了,完成上面“它”的任务,而且不和三爷的人发生冲突。
至于张怀远单纯对这个罗姓道人不爽,自然懒得回应。
见没人搭理他,罗道人眼中闪过寒芒,也不再出声。
以后有你们求老道的时候!
帐篷中陷入沉寂,过了一会,张启山才道:“我看将那条鬼洞的出口炸了吧,先将入口堵住,至于我们如何出去,等把墓开了再说。”
这话一出,罗道人顿时急了:“佛爷,万万不可,无量天尊,此举有伤天和。”
张启山知道罗道人不少底细,古怪的看了罗道人一眼:“罗道长似乎还惦记着鬼洞中的那东西?”
被张启山揭破,
罗道人也不恼怒:“佛爷不是道门中人,不知那东西的价值, 而且那鬼洞也是难得的宝地, 不能轻易炸了。”
张怀远冷笑道:“一个藏尸地,怨气弥漫,尸骨无数,还是宝地,你这道人的心思可真够毒的。”
罗道人作揖:“张居士此言差矣,善恶从来没有界定,用恶的东西也可以办善事,只在使用人的手中有差异,对我来说,那藏尸地确实是宝地,可以用来造福百姓。”
“呵呵。”
罗道人诡辩之言犀利,张志怀不想与其争辩,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张启山摇头不言,罗道人是是善是恶暂且不说,但此人手段神异,曾为不少上面的人延寿,所以深受“它”的看中。
即便是他张启山,也没办法强行指挥罗道人。
真若是炸了鬼洞,怕是要与此人交恶。
不过张启山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想了想,他开口道:“三爷的手下不一定能找到这里,这样,张志怀,你安排几个人守着鬼洞的出口,若是有情况,随时来报,我们也能有个准备。”
“没问题。”
张志怀心中冷笑,知道张启山没胆子敢炸鬼洞。
毕竟这种事无法隐瞒,事后张启山还是会得罪叶白。
不过,若是叶三爷若真的来此,他也不担忧,反正他是墙头草,哪一边都可以倒。
黑化沙沙
而这个罗道人,一肚子黑水,还真以为他张志怀不清楚,到时候看能不能借叶三爷的手将此人除掉。
张志怀看了罗道人一眼,默默的想着。
而罗道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激灵,四周看了一眼,低头咏念了一句无量天尊。
这边张启山众人在计划下墓,鬼洞中的白一等人却遇到了棘手的麻烦。
只见一群黑压压的水中生物被竹筏的动静吸引,它们盘踞在竹筏底部吱呀吱呀的啃咬竹筏。
筏前的白一抬起右手,闪电般插进水中,如白光一闪,两根手指上夹着一个黑乎乎的虫子。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浅绿
虫子如大号的黑甲虫,背部长着厚重的甲壳,带着浓烈的腥臭味。
三人对这种东西熟悉得很。
“坏了,是尸鳖群。”
“怎么办?”
此时竹筏已经有些散架,摇摇欲坠了。
白二咬牙:“用诛邪血吧,可惜还没下墓就要浪费一瓶。”
诛邪血对人部众人来说,是万能的宝贝,基本上对所有鬼魅和阴邪之物都有克制。
也因此,三人也是本着能不浪费就不浪费的原则。
但如此危机的场面, 不得不用诛邪血了。
白二心痛的将一整瓶诛邪血洒在竹筏上,只见诛邪血的味道散发出去后,水下的大号尸鳖顿时一哄而散。
“奶奶的,也不知道黑爷给报销不。”白一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瓶诛邪血是他们白虎小队的。
青四摇摇头,指望黑爷报销,一辈子都没可能,若是三爷在这的话,或许能弥补他们的损失。
鬼洞内的水道隆长,三人将木筏再一次修缮后,伴随着湍急的水流,来到一处十分巨大的天然洞穴。
而这洞穴深处,有一团绿色的磷光。
洞内的溪流两边露出小块浅滩,其上全是坑坑洼洼的白骨,大量磷光附着在白骨上。
而刚才见到的尸鳖在一堆白骨磷火中攀爬,寻找能吃的腐肉。
闻到竹筏上的诛邪血,浅滩上的尸鳖们乱成一团,然后钻进水中。
“尸体不少啊,有些年代了。”白二感叹道。
突然,水中传来清脆的铃声。
白一面色惊变,连忙搓响亢龙锏上的暗刺,刺耳的嗡嗡嗡顿时盖住了水下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