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
小說推薦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
月色如水,斑驳的树荫将两人的影子搅弄。
向岚清抬眼凝向夜北辰,以为自己听错了。
依靠他?
是什么意思?
她一时间有些糊涂,摸不清夜北辰究竟是什么意思。
夜北辰看穿了她的疑惑。
“在魁星阁,你受了委屈,可以找我,不要总想着一个人应对。”
夜北辰的手从向岚清的额头落下。
向岚清这才知道,原来夜北辰是这个意思。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下意识捏着腰间的狐尾,局促地踮了踮脚尖。
“师父……我以为师父并不想管我。”
“我若是不想管你,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夜北辰反问道。
“有慧师姐说,是因为我运气好。”向岚清嘟嘟嘴。
“你现在倒是很听她的话,嗯?”夜北辰调侃着,“怎么下午的时候倒是跟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的。”
“是她先挑事的!”
向岚清语气激动起来,为自己辩解道。
“然后呢?”
“她故意为难我,让我打扫魁星阁,还踢掉了我的扫帚!”向岚清越说越生气,“就因为她想拜你为师,你没有答应,她就把气撒在我身上!本来我就很无辜,师父可倒好,一出场先劈头盖脸指责我一顿!”
向岚清抱怨起来的样子可爱极了,夜北辰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本来就是你不敬师姐在前,难道我还要包庇你吗?”
“我够尊敬她了!要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早就跟她打起来了……但是她修为又比我高,我还不一定打得过……”向岚清叹了口气,突然反应过来,“师父,你刚刚不是让我依靠你吗?现在怎么又……”
向岚清只觉得夜北辰喜怒无常,抱起胳膊不去看他。
“自己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还偏偏要受了气再跟她对战,你这不是得不偿失?”
夜北辰摇摇头,一脸无奈。
“我气不过……”
向岚清低头看着脚尖,一脸委屈。
“所以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就来找我,知道了吗?”
夜北辰轻轻伸出手指,指尖的白色火焰泛起一道光芒。
那光芒顺着向岚清的手臂自上而下划过,手臂上的伤口瞬间愈合!
向岚清记得,她第一次见夜北辰,夜北辰也是这样治好了她脖子上被雪玉抓出的伤痕。
整个修真界的妹子都想抓我
“师父,你为什么会选我做徒弟?”
骗亲小娇妻 吃吃吃吃吃吃
向岚清的眼睛中闪烁着光芒。
夜北辰顿了顿,“大概因为,你是第一个敢趴在我身上撒野的人吧。”
向岚清脸一红,瞬间想起那日酒醉后的场景。
“师父怎么还记仇……”
夜北辰走近半步,低头道:“清儿,你虽然现在是魁星阁修为最低的弟子,但我相信你一定会有所提升的,你无需急躁,更不必妄自菲薄。你是我唯一的徒弟,我会倾尽所有。”
向岚清呆呆地站在原地,夜北辰的话让她心中感激。
“那师父……明日……”向岚清扭扭捏捏,“那明日我是不是不必打扫魁星阁了?”
夜北辰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魁星阁的规矩。”
“这算什么规矩啊,这分明就是霸凌新人!”
向岚清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
“你连这点苦都不肯吃,还说什么一定会好好修炼?”
夜北辰掏出激将法。
果然这招对向岚清很管用。
她脖子一横,眼一瞪,“谁说我吃不了苦!干就干!”
夜北辰轻笑起来。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
向岚清大概只睡了两个时辰,便起床开始打扫大殿。
今日是魁星阁所有弟子聚集进行师门大会的日子。
活干的差不多了,向岚清擦擦汗,将染污的抹布浸在水桶中投洗了几遍。
只需要再擦一遍地,这里就算打扫干净了!
“向岚清!”
大殿中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向岚清四下寻找却没找到人。
“向岚清!”
紧接着又传来一声。
等等!
縱 天神 帝
这声音有点耳熟啊!
向岚清勾起嘴角,决定恶作剧一下。
她藏到大殿敞开的门后,从外面看,大殿中就像空无一人一样。
果然没一会,有榛和有欢就好奇地走进了大殿。
“咦,奇怪,刚刚她还在这儿呢!”
有榛探着头,在大殿中找寻向岚清的身影。
有欢憨憨地围着大殿跑了一圈。
“她不在!”
有榛机灵,“不可能,她肯定听到我们的声音,所以躲在哪里准备吓唬我们!”
门后的向岚清故意敲了敲门柱。
有榛和有欢听到声响忙往这边跑来。
“在哪里呢?”有欢抻着脑袋到处看。
“向岚清你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了!”
有榛故意这么说,试图引她出现。
就在两个孩子靠近大门的时候,向岚清再次敲了敲门柱!
有榛猜到了向岚清所在的位置,他一下子拉开门。
只见向岚清狡黠一笑,立在门框上的水桶猛地落在有榛头上!
有欢也被溅了一身的污水。
“哎呀呀,两位小师哥怎么这么不小心,把我刚刚擦好的地板都弄湿了!”
向岚清调皮一笑,敲了敲扣在有榛头上的水桶。
“向岚清!”有榛怒气冲冲地摘掉水桶,又看看自己被水泼脏的刚换的衣服,“你是不是找死!”
但向岚清已经飞速地跑远,还不忘冲他们喊着。
“一会儿师门大会,你们俩要把大殿打扫干净呦!”
看着两个小落汤鸡狼狈的样子,向岚清忍不住笑起来。
然而行至大殿外墙壁拐角处,只顾着偷笑的向岚清一下子撞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被撞的那名女子一袭艳红的蝴蝶裙,腰间一条金丝软烟罗系成的飘带刚好将腰身勾勒出来。
她极度丰满,以至于向岚清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都有些挪不开眼。
两弯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眼充满魅惑地挑了挑,一抹红唇仿佛刚刚咽下无数朵妖艳的红玫瑰。
向岚清连忙道歉。
“抱歉!师姐,是我没留神!”
那女子红唇一扬,饶有兴致地笑了笑。
“师姐?”她打量着向岚清,眼神中带着凌厉的钩子,她语速很慢,却带着血腥气,“你就是夜北辰新收的徒弟?”
向岚清这才看到,这名女子手腕上的手环竟是三道月白色的光亮。
天阶高手!
她不是师姐!
她是魁星阁四长老,夏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