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江湖
小說推薦妖道江湖妖道江湖
我和李伟走进包房后没多大一会儿人就到齐了,在吹完了蜡烛和切完了蛋糕后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就此热热闹闹地拉开了帷幕。
作为本次聚会的中心人物张盈满脸尽是笑意热情且大方的招呼着,每一个赶来为她庆生的亲密朋友或要好的同学。
“呵呵!来、分蛋糕喽!我十九岁的生日蛋糕,来、你们三人一人一块儿。”此时幸福愉悦的张盈推着饭店提供的蛋糕车站在了我和赵波身后,穿了件白色修身小衫的赵波轻盈地站起身,先是跟面前的姑娘深深地拥抱了一把,然后笑眯眯的柔声道:“呵呵!盈盈、生日快乐!愿你永远像今天这样漂亮。”
“呵呵!谢谢你小波,来、我给你切块生日蛋糕吃吧?”灿笑如花的张盈说着随手就拿起了一个餐盘,作势就要切蛋糕。
“又甜又腻的还是算了吧,我就不吃了,你给他俩切吧。”赵波一指身旁的我和李伟笑盈盈地推辞了一句。
“呵呵!二位大帅哥生日蛋糕来了,你俩吃不?”张盈笑呵呵的看着站起身来的我和李伟柔声问道。
“哎呀我去!这么大的奶油蛋糕我还是头一次见过呢,嘿嘿!我从小就爱吃甜的,快、快给我来块大的。”迫不及待的小胖子眼中冒着贼光看着面前艳丽妩媚的张盈大声的叫嚷着,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想吃奶油蛋糕呢,还是想一口吃了眼前的美人儿呢。
“我去你大爷的!真他妈给哥丢脸,我现在后悔带你来了,你瞅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嘴脸,这么多人呢,注意点素质行吗?我的同志。”恨铁不成钢的我一巴掌就呼在了小胖子的后脑勺上,一脸无语的恨声道。
老子绝不会放弃一次打压他的机会,嘿嘿!不好意思了哥们儿谁让你就是这个绿叶的命呢,只有不断地揭露你猪队友的本质才能凸显出我主角儿光环的闪耀嘛。
插句题外话,给某些相貌普通或者说有点对不住观众的女生们提个醒,当一个无论从脸蛋儿还是身条都完全可以碾压你的女性朋友,经常拉着你在其身边一起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在一群雄性牲口面前那你就要小心了,你有可能是被人家套路了,不幸的你可能成为了衬托明艳鲜花之下那一片无关紧要的叶子了。
什么叫众生平等,哪个叫美好的心灵,呵呵!人生来就不平等,就说这每个人都有的一张脸吧,那可差出去十万八千里了,说是云泥之别也不为过吧。
“我去!胡晓月你这嘴可太损了,看把我小胖哥给欺负的,来、小胖哥我给你切块大的,咱气死他。”说着笑眯眯的张盈真切了块大蛋糕递到了李伟面前。
“呜呜!这小子可他妈不是东西了,他老是欺负我,就怕我抢他的风头,还总是打压我纵横肆意的才华,啥也不说了,美女我总算是遇到知音了。”说道动情之处李伟还抹了把根本就啥也没有的眼角。
妈的!这憨货今天是要翻天呀!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有了文化的猪队友背后冲你轮菜刀呀!这个死跑龙套的小胖子居然还学会抢戏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我刚想出手打杀了这憨货呢就听身边的赵波也开口了。
24小时结束不了的吻
“你看你把这老实孩子给欺负的,都抹眼泪儿了,你可真不是啥好东西。”说着还伸出滑腻白晞的小手一把拍在了我的胳膊上。
“哎呀我去!咋都冲我开炮了呢,二位女神呀,你们可别被这憨货给欺瞒了呀!俺才是老实孩子呢,太君、太君,我冤呀!老子是大大的良民呀!”我叫着撞天屈双手抱头坐回到了椅子上。
“呵呵!你冤个屁!生日蛋糕你还吃不?”张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问道。
“我还吃个毛呀!不吃了,哥这是内伤,就算是吃云南白药都不一定好使呢。”佯装生气的我随口就回怼了张盈一句。
“哼!不吃拉倒,一会儿想吃也没有了。”丢下了一句的张盈一转身推着小餐车就走了。
我们几人说笑了一阵后气氛就更加无拘无束了,此时的生日大咖已经步入了一个小小的高潮,每个人都和身边相熟的朋友说着笑着聊开了,我看了眼边上的李伟,只见这个货不知啥时候和他旁边的一个女生搭讪上了,唾沫横飞的小胖子眉飞色舞的冲着那个戴了副金丝边眼镜的姑娘就是一通的白狐呀。
这个烂货没啥好看的于是我将头转向了另一边,嘿嘿!还是俺这貌若天仙的女同桌好看呀,只见赵波葱白般的玉手轻轻地端起了面前的一杯清茶,正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着,她并没有和谁聊天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如一位去世离俗的仙子,若一朵淡淡飘香的兰花。妈的!老子就是喜欢这个清新脱俗的调调儿,我默默地给眼前的姑娘在心里点了个赞。
“嘿嘿!一个人呆着有啥意思呀?咋不说话呢?”我贱兮兮的笑着开口了,同时用肘尖儿轻轻地碰了下身边的赵波。
“这种场合本来就没啥意思,张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驳她的面子你懂吗?你让我和谁说话呢,和你吗?”赵波轻轻侧过脸看着我悠悠地说道。
“我去!大姐呀,你也太高冷了吧,听你这话里话外的,咋感觉你厌倦了红尘要遁入空门了呢?”我没等她接我的话茬就又继续坏笑着开口道:“不过老子就是喜欢你这一副生人勿进的女王泛儿。”
“滚!死远点,你有屁就放别七拐八拐东绕西绕的。”绷着个小脸儿的赵波一脸寒霜的样子看的我心里痒痒的,我的手此时悄悄的伸进了挂在椅子背儿上的书包里,摸了摸那个银色的小盒子心中忐忑不安。
“问你个事呗?”我试探性的开口了。
“啥事?”赵波都没看我只是淡淡的反问道。
“你生日过了吗?还是没过呢?”我小心翼翼地问出了我的问题。
“干吗?和你有关系吗?知道了太多对你肯定不好。”赵波依旧没瞅我随口说道。
“不是、我就是问问你,瞅你,这样唠嗑你可没朋友。那咋地呢,随便聊聊还能枪毙我是咋地。”我也没惯着她理直气壮的回怼了她一句。
“呵呵!你激动个屁呀!我生日还没过呢。”赵波这回偏过了头看着我说道。
“那你啥时候过生日呀?”我顺杆儿爬的追问道。
“嗯,飘雪的时节吧。”小美女还挺文青的给我来了这么一句,妈的!冬天就冬天呗!还跟我这跩啥词儿呀,暗自嘀咕着嘴上我却不吭声了。
沉默了片刻赵波却先开口了。
造化神宫 太九
“大哥呀!好好个屁让你放个稀碎,你到底想说啥呢?”
“哎!”我深深地 慨叹了一声才悠悠地开口道:“那时候你会在不知名的远方,一所知名的大学校园里,和一群新结识的朋友一起过生日吧,我呢?我会在哪里?又会做什么呢?”
“我去!大哥呀!我闺蜜过个生日咋还把你给整伤感了呢?”面色温和了些许的赵波伸手轻拍了拍我的肩头言语实在的开解道:“朋友,这前路未卜的人生旅途其实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有些人有些事你看到的往往可能只是表象,还是那句话人活着就得打起精神来,尤其是男人对吗?”
“嗯,你说的咋和电台里的知心大姐说的一样呢?如此的花季年龄就学会品味人生了,在下佩服!”我龇牙一笑冲着赵波就抱了个拳儿。
“滚!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就不能和你好好说话,非得把嗑往黄了唠是不?”闻言小美女翻了个白眼又转头不搭理我了。
咬了咬牙我鼓足了勇气偷偷地摸出了那个银色的小盒子,然后我又用肘尖儿碰了碰身边赵波的胳膊。
“干啥?”赵波没好气地甩了我一句。
“这个给你的。”在圆桌下我悄悄的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了赵波手里。
“这是啥呀?大哥呀,你几个意思?”有点意外的小美女一脸狐疑的瞧着我问道。
“嘿嘿!对面的共军弟兄别误会、别误会,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我像变脸似的谄媚的笑道。
“滚!说人话!”
“嘿嘿!我给张盈选礼物的时候也给你选了一件,好歹同桌一场,几次事上你都帮过我,就当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了。”我照着心里早就编排好了的托词‘嘡、嘡、嘡、’的就脱口而出了。
“这个我不要,上次那个包就当你答谢过我了。”赵波伸手就要推辞。
“姐姐!咱别在这撕扯行吗?这么多人呢,让人看见了不好,还以为咱俩咋地了呢,快、拿着吧,也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就是个心意而已。”我一把按住了小美女柔软滑腻的小手不容置疑地说道。
“滚!松手!又趁机占便宜,你咋那烦人呢?”受不住我的缠狼战术低着头的小美女只好将手里的银色小盒子快速的塞进了她随身的小包里。
就在我和小美女正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热热乎乎的时候,忽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我俩身后骤然响起。
“小波,你真的在这呀?”闻声赵波回过了头看着身后站着的一个男生,缓缓起身的她脸色逐渐地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