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規則
小說推薦奪命規則夺命规则
我缓缓地翻开第一页,那第一页是极其简单的简介。
姓名:冷尚泽
性别:男
镇山巫女传
组别:专案六组
“专案六组?”我心想这个名字还挺酷。
紧接着,我连忙翻开第二页。
其实这页有点像护照一样,翻开之后是一个简单的标题,与时间。
2020年3月,中心商厦:三级事件,牺牲三人,结案。
这短短几字看的我是一头雾水,我琢磨了半天,还是翻开了下一页。
2020年7月,市二中:二级事件,牺牲三人,结案。
我咂了咂嘴,心说这不跟上一页一样,啥也看不出来。我只好继续往下翻着。
2021年1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3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6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9月,咸阳:牺牲5队共计40人,封存
我越看越觉得疑惑,一连翻了四页,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四页记录的竟然全是在咸阳发生的事,并且最后死了快五十人,还没有结果,只是用结案草草了事。
我心里不断思考着,心说冷尚泽到底有什么背景,这咸阳又发什么了什么。我一边想着,一边翻开了最后一页。
当我缓缓打开最后一页,我几乎快愣在原地,那最后一页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狐面棺”
这最后一页与前几页的格式完全不同,光这三个大字就写在了本子的正中间,而简介只是潦草的写在了左下角,不出我所料,仍然是。
窝在山 小说
2021年12月,咸阳
而在右下角画着一个图案,实话实说,这图案画的十分潦草,我第一眼看有点像两个发芽的土豆,再仔细看看,又有点像个面具,只不过冷尚泽画功实在太差,或者是画的太仓促,我根本认不出来这画的是什么。
我干脆不去再想,心说这冷尚泽到底买的什么药,便又从头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了。
我刚想把那本子放回包里,这时一张纸条从最后一页里掉了出来,我顺手捡了起来。
“手机号?谁的。”我喃喃自语道,我仔细的想了想,这号码我并未见过。所以我决定,还是先不去打了,现在的重重疑惑已经把我包围,在毫无头绪的时候,我不想再冒险去节外生枝。
我已经疲惫的不行,胸口和手臂还在隐隐作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想到明天还要完成新的青狐游戏,我便草草的洗了洗脸,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期间我睡的并不好,又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里,我站在一条阴暗的通道里,眼前站在许多黑漆漆的人影,似乎是我见过的黑衣人,他们散发着丝丝黑雾,此时一个青绿色的人缓缓从他们当中走了出来,我眯了眯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些。可是没想到怎么也看不清楚。顿时,那青绿色人影似乎瞬移一样贴到了我的眼前,这下我看的清清楚楚,那竟然又是那诡异的狐狸面具。
我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只感觉太过惊悚,全身的汗毛几乎都竖立起来,那并不是恐怖的画面,而是精神上的压迫。这时,我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拿起包,摸出冷尚泽的证据,翻到最后一页。
那图案,正是梦中的面具。
“认出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传过来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十分魅惑,又十分熟悉。
说是熟悉,但是根本想不起来是谁?我心说不好,赶紧拿出银纹刺,大喝一声
“谁?”
然而并没人回应。
回了没一会,床头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激灵,感激接起了电话。
“您好,我是前台,客人反应您在房间里有声音,这么晚了,你没事吧。”
我连忙压制住心里的恐慌,连忙说:“没事,我只是在看电影。”随后便挂了电话。
我顺手打开床头灯,打量着四周,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看了眼手机,四点半。我心想时间还早,还是再睡一会,可是刚刚的梦境却清清楚楚的在我脑海里,我实在无心再睡,便干脆起床,简单洗漱。
我坐在写字台前,找个笔纸,把最近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写了一遍,记录了下来,可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什么认识。我抓了抓头发,抬头望向窗外。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了,我脑子并不是很清晰,也睡意全无。我离开酒店,买了两人的早餐,叫醒了冷凌霜。
我们简单的对付了一口,谁也没心情多说什么,我看着冷凌霜的样子,心说她昨晚也不好过,看来他哥的事对她打击很大。
吃过饭,我们便离开了酒店。
等我们进了教室,基本上所有同学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而且那些男生看见我和冷凌霜那些举动,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小說
我装作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默默的坐回座位上跟张楚打了个招呼。
“我操申辰真有你的,活着不说,还能把冷凌霜给弄到手。”
“害,快别提了,根本没有的事。”
张楚也没说话,就是看着我一笑。
我也没再接话,现在班里根本就已经没有人在学习了,每个人都是捧着手机忧心忡忡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青狐就在微信群里说话了。
“同学们来的真准时,看来大家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恭喜青狐猎获胜的同学,今天让我们开始新的游戏。”
“快开始吧,希望这次不是我”
“就是就是”
“别让我是运气王也别让我垫底啊”
没过一会,青狐便发了红包出来。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我抢了十块,不多也不少,正好。我看向冷凌霜,她的神色也十分自然,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果不其然,青狐紧接着就在群里说话了
“张楚,刘浩波,陆鹏飞,周梦奇成为本轮前四的运气王。
我看见看向张楚,只见他一脸便秘的样子看着我,把手机转过来给我看看了,说到“五十块就当运气王了。”
我顿时感觉头一大,虽说这轮游戏跟我没关系,但是毕竟张楚是我十分要好的兄弟,我赶紧想着对策。
“既然这样我们话不多说,直接公布游戏内容吧。”青狐说道。
“每个人在十二小时之内,筹集到二十万元,没有完成的同学要受到惩罚。”